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搁置半年的草稿终于磨出来了。有那么几格画着是非常难受的,差点掉眼泪。现在回头看看觉得有点儿矫情,但是那份愤怒至今都没消散过。我没抱怨过应该这样或者那样,但那不代表我就接受这狗屁玩意。问我队3哪个镜头印象最深?不是买李子,不是冲压机,也不是最后的不离不弃,是面对最见不得人的过去被血淋淋摆在最不想被看到的人眼前,那个慌乱无措的表情,那一刻要形容成“整个世界都坍塌了”我觉得都不为过,是眼睁睁看着巴基经历心理崩溃后认命的一个过程,我至今都很难想象那一刻巴基的内心,是不是塌陷了巨大的黑洞,就让自己掉进去再也不想出来。我始终认为那是促使巴基做出回归冷冻的充分必要原因,我跟泽莫同志有的是账要算。当然,往好处看,虽说巴基选择又躺了进去,但是没说躺多久啊,也许今天进去,明天队长打个转就回来就放出来了,保鲜冰箱过夜放一晚上第二天拿出来还是活蹦乱跳的,哦那是鲜鱼不是吧唧。(听说吧唧还是美人鱼来着?)

评论(18)
热度(282)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