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讲个真乱的故事

今天介绍一个家伙,名字叫阿瑞斯。就是奥林波斯十二神那个战神阿瑞斯。

原版的阿瑞斯据说是赫拉跟宙斯的儿子,但据查资料,阿瑞斯是他妈赫拉摸了一下一朵花就生出来的,严格来说这家伙到底能不能算宙斯的儿子,只能确定是赫拉的儿子,还没他弟弟赫菲斯托斯的儿子身份来得瓷实。

都说近亲不能生子,赫拉几个儿子不是智障就是残疾,阿瑞斯是个只晓得打架和杀人的武力机器,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是长得漂亮。这家伙除了打架之外还喜欢种草,绿了他弟弟赫菲斯托斯的老婆阿芙罗狄蒂,也就是战神睡了火神的老婆爱神,生了个女儿叫哈尔摩尼亚,还生了个儿子叫厄洛斯,这小东西跟他叔叔一样会射箭,没事就喜欢乱放箭,这个集赫尔墨斯的狡诈与阿瑞斯的冷酷和阿波罗的箭术于一体的贱神哦不箭神,换个流行称呼就是丘比特。

哈尔摩尼亚长大后被嫁给了底比斯国王卡德摩斯,生了个女儿叫塞墨勒,塞墨勒长大后真是美得惊为天人,被宙斯看上了,在赫拉的设计下被她爷爷兼情人宙斯亲自烧死,留下一个孩子叫狄奥尼索斯,俗称酒神。

话说当年宙斯在暴打他老豆克罗诺斯的时候还顺手做了个绝育,克罗诺斯的丁丁从天上掉下来砸进海里,就出现了阿芙罗狄蒂,严格来说爱神其实跟宙斯同辈儿呢,后来阿芙罗狄蒂嫁给了赫拉和宙斯的儿子赫菲斯托斯,这个算……姑姑嫁给侄子?千万别去想小龙女和过儿,因为后来阿芙罗狄蒂睡了无数个男人就是不睡自己老公;而她老公后来想猥亵雅典娜,把像牛奶样的玩意擦到了人家女神身上。

当年雅典娜的出生就跟孙悟空那样是从宙斯脑子里蹦出来的,这个劈了宙斯脑袋接生了雅典娜的人就是赫菲斯托斯,许多年后大概赫菲斯托斯大概又想体验一下接生的感觉,就去猥亵雅典娜,雅典娜和阿尔忒弥斯一样从出生就发誓一辈子贞洁,被男人玷污后这个敢说敢刚的女神,却只是把沾到身上的JY擦掉扔了——这个奥林波斯的最刚女神,就只是把不洁物给扔了(据说因此生了个怪物),作为一个智商武力双高的女武神,没揍她哥,这事儿就这么完了,就像当年她叔波塞冬在自己的神殿里强暴了美杜莎,她也没揍波塞冬,而是惩罚美杜莎变怪物一样,雅典娜不仅是公正女神,还是双标女神。

话说回来,当年赫拉生下赫菲斯托斯之后发现是个瘸腿,长得还丑,就把他给扔了,扔进海里被海女神收养长大(阿芙罗狄蒂能跟赫菲斯托斯结婚,大概是因为都从海里来?),成了个巨能造的铁匠,赫拉听说人间有个铁匠手艺不错还是自己儿子就想召回来,赫菲斯托斯多记仇啊,他才不回去呢,赫拉就让狄奥尼索斯把赫菲斯托斯给灌醉了带回来,回来之后醒转的赫菲斯托斯还真把前仇给忘了,所以想记仇的不要喝酒。而狄奥尼索斯在赫拉的干预下,是个疯子。

如果狄奥尼索斯知道赫菲斯托斯当年是怎么对待自己外婆的,不晓得还会不会给他解千愁的葡萄酒——当年哈尔摩尼亚大婚,赫菲斯托斯送了一条超漂亮的项链,结果这项链有毒,项链里有赫菲斯托斯的诅咒,谁戴谁死,偏偏哈尔摩尼亚自己没戴送了人,从此搞得哈摩尼亚的项链这个梗流传千年。不过当初也是阿瑞斯种草在先,赫菲斯托斯的报复就没断过,虽然没本事亲自暴打阿瑞斯,但是也没少给雅典娜打武器间接暴揍阿瑞斯,最后还不解气还要害人家姑娘,心眼儿够小的。

再说个有点儿远的故事,宙斯有个哥哥叫哈迪斯,就是那个冥王哈迪斯,宙斯还有个姐姐叫德墨忒尔,也就是哈迪斯的妹妹,德墨忒尔跟宙斯生了个女儿叫珀耳塞福涅,这个珀耳塞福涅长得是真漂亮,哈迪斯一见就喜欢得不得了,直接带走做了老婆,算起来,哈迪斯日后见宙斯是喊岳父呢还是喊弟弟呢…

还有个小道消息,据说当年哈尔摩尼亚的老公卡德摩斯在创建底比斯王国的时候打翻了一条巨龙,这条龙好死不死据说是战神的儿子,建立王国后又娶了战神的女儿,所以这个故事中最终能够C位颁奖的是卡德摩斯?

对了,阿芙罗狄蒂还有个著名别称,维纳斯。

全文链接
 

填一个坑的时候找资料找到一张房间照片,特别喜欢,当时脑子就浮现出这幅画面,就参考着改动了一下试着画出来了,我真的办到了啊!妈耶虽然我并不会画,还是凑合着摸出来了(捂脸)贴画本来想写7月4号,因为正在填的一个坑是当时准备画给罗大盾生日的,但是能力有限画不出来烟火效果(╥﹏╥) 相框里面的好中二,但是没别的好放了,漫威要死盾冬无错啊。真是好久没画过盾冬了,吧唧的手在哪边罗大盾长什么样都快给忘了,我跪下

全文链接
 

看电影其实是上个星期的事儿了,一直拖拖拖到这个星期才画出来,emm不晓得脑洞过期没。看电影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子绝代双骄的味儿,混元珠掰成两个可不就是灵魂兄弟么!?要不是旁边有人差点激动到坐不住哈哈哈古巨基竟然也有被超越的一天!哪·鱼儿·吒,敖·无缺·丙,连性格设定都特么像极了哈哈哈哈差点没给我笑岔气。手牵手又想起了天命神童,政治大环境不好,这个梗就不画了。

看电影时我跟同行的人一个说可能两个都得悲剧,一个说敖丙会救哪吒,然后很不幸我们两人都说中了。看完电影之后我又跟同行的人打赌,敖丙会封神,同行的人说不会,嗯拭目以待吧。

全文链接
 

上个星期才回到武汉,7月真是发生了许多事,没法细说,总的来说回来后身体糟糕了许多,近期的精神,身体,状态都不算很好,但还是能断断续续写写画画一点,本来6月已经计划了一部分全职的故事,打算在7月画出来,然而整个7月都被打断了,这整整一个月我都像在真空里,回来后很久也没找到再次拿笔的手感,感觉很糟糕。虽然知道自己的创作能力并不那么好,又碰上这么糟的状态,内心老实说很难受。很不凑巧,上次在画了一半全职之后就去了外地,这次哪吒也是画了一半又要去外地,至少这次可以散散心,希望回来后状态能好一点。

这个当时说回来再上色的坑也没填,本想赶在全职大电影上映前贡献点儿力量呢,是没法达成了。有点遗憾,但是十年不晚嘛,再会。

全文链接
© 西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