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俩段子5

欺负丁修很好玩(喂

-------------

1

丁修有夜游的习惯,因为靳一川的签多半在夜间。

反正夜间也正好方便他活动,丁修会有的活动自然不是好事——找人勒索难道还在光天化日之下?

睡了一个好觉起来,丁修伸个懒腰,拖着睡眼朦胧的身板下楼去买夜间的干粮,等他走上街才发现,都已经黄昏了。

铺子里的蒸笼里还躺着最后一个包子,丁修抓抓脑袋,还有馒头不?

店家回答,有啊,不过那是我的晚餐。

丁修潇洒地扔出几个铜板。我买了。

店家也潇洒地回答,不卖。

丁修笑嘻嘻抬起一只腿往案板上一踩,卖还是不卖?

案板被大力气震得打了几个颤,店家扶了扶歪掉的小帽,卖。

捧起油纸包着的干粮,丁修颤悠悠往回走,一会再打壶酒,这天气怪冷的,一会别冻着。

勒索靳一川的时候已是半夜,连吞几个包子馒头,丁修打着噎拦住靳一川,喂,呃,钱,快交,呃,钱。

靳一川一双眼睛差点瞪出眼眶,丁修没好气地说,看,呃,看什么,呃,看。

哈哈哈哈……

即使知道会挨打,靳一川还是很不争气地笑场了。

丁修自觉尊严受到了公然挑衅,打着噎抽出刀。活,呃,活腻了吧……

黑色的树影里走出来一个人,丁修一看,更加生气,臭小子,呃,居然还带,呃,带帮手来!

沈炼的视线扫过丁修与靳一川,忽然扑上前,丁修急忙抬起刀柄招架,靳一川也跟着扑上来,丁修心里暗骂一声,卧槽。

没一会丁修被靳一川反扭了双手,按住了肩。丁修晃了晃脑袋,这个走向不对啊?说好的大明打架第一名呢?

沈炼拾起掉在地上的酒葫芦摇了摇,忽的咧嘴一笑。

丁修菊花一紧,卧槽,沈大人居然笑了。

沈炼一手托着丁修下巴,一手一捏丁修的嘴,拧开酒葫芦的塞子哗啦啦就往嘴里倒,这架势,跟灌辣椒水差不多。

丁修翻个白眼,轻点儿,温柔点儿会死啊?

沈炼冷笑,还噎不噎?

丁修眨眨眼,不噎了。

靳一川放开丁修,哈哈哈笑了个够。

沈炼从衣服里掏出几两银子扔进丁修手中。拿了银子就快滚。

丁修接住银子,哟,还带体温的呢。

沈炼冷哼,滚。

丁修哈哈一笑,十分圆润地滚了。

见丁修走了,靳一川凑过来,二哥,刚才我还以为你要抓师兄呢。

沈炼一张脸黑沉沉的,他那样子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听闻这种回答,靳一川愣了一愣,随即笑得满地打滚。

此梗想写很久了:一个包子噎死你 


2

沈炼的脖子被丁修一只手扣住,沈炼一挣,衬衫的纽扣便绷开了,丁修的牙齿也趁机咬在了沈炼的锁骨上,凸起的骨头被啃噬得生疼,沈炼想推开丁修,可无论他怎么用力,丁修扣住他的手却越发沉稳,沈炼挣扎着,像只案板上待宰的鱼,拼命摔打着缺水的鱼尾。

丁修另一只手扣着沈炼的腰,伸手探进衣服里,使劲揪一把衣服下的肉体,当真是精瘦劲道,丁修咂咂嘴,比腱子肉还结实呢。沈炼急急地想要挣脱丁修的桎梏,细瘦的身体在丁修的双臂间左冲右突,像只脱不出网的鱼,丁修收紧双臂,沈炼再也挣扎不得,趴在丁修肩上喘气。

“看你蛮精神的,要不要绑起来算了?”丁修盯着沈炼一双细眸开玩笑。“这样更有情趣。”

沈炼翻个白眼,这家伙哪来那么多奇怪的嗜好。丁修咯咯地笑起来,沈炼身子一紧,丁修这么笑的时候准没好事儿,果然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丁修一股怪力就将他甩在墙上,沈炼的背被砸得生疼,丁修欺身上来,按着他的双肩,温热的气息在他的耳边盘旋。“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次啊?”

“起……”沈炼想说话,让丁修滚开,舌尖只来得及送出一个音节就被另一条柔软的舌头缠绕,柔润的舌头裹住沈炼的舌头,轻轻吸吮,缠绵似水。那瞬间沈炼的心跳快进了几个节拍。

紧紧揪着丁修衣领的双手不自觉放开,沈炼扣住修后脑,缓缓闭上眼。丁修的手游进沈炼的衣摆,衣摆下的皮带扣得并不严实,男性粗糙的手掌轻轻摩擦着沈炼的后腰,慢慢滑向后臀,像是夜里洒落阶前的雪,发出细微的悉索声,沈炼轻轻呻吟一声,“嗯……”

丁修笑起来,到时候了。

-----

别问我为什么忽然画风大变,反正以后再也变不回去了……


评论(17)
热度(29)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