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三行道3(AU)


三行道3:我想换寝室



张英摊开日记本写日记。
我有三个室友,一个钱很多,叫赵靖忠;一个唱歌很难听,叫丁修;还有一个……
省略号后面张英没有写,剩下的那个是沈炼。
张英对沈炼的情怀错综复杂到所有的感情线索加起来可以编个中国结,简而言之就是羡慕嫉妒恨。
事情回到张英第一次踏进寝室的时候。
张英这辈子最喜欢一样玩意,那东西叫钞票。所以最快得到他注意的就是阔少赵靖忠。
赵靖忠是魏忠贤干儿子,魏忠贤何许人也,全校哪个不知道?张英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赵靖忠,活的,两腿一软就差跪地喊一声喳。
我他妈什么狗屎运居然能跟全校闻名的赵公子同寝室!张英激动得满面通红。
正在张英激动得快晕倒时,屁股挨了一脚,咕噜噜滚到一边。
张英恶狠狠回头,喊:谁他妈踢我!
这时候他才发现后面还有两个人:一个脑门顶中间一撮黑毛油光锃亮,看起来十天没洗;一个发际线太高让人视线都聚焦在脸上,幸好五官排列得蛮标致。
一个侧秃一个前秃,这俩还真般配。张英一边想,一边撅着嘴摸摸屁股。
后来张英知道侧秃的那个叫丁修,前秃的那个叫沈炼。
张英一直没弄清楚开学第一天就踹自己一脚的到底是谁,但他默认是沈炼,这完全是欺负沈炼话少从不反驳他。
如果沉默是金能换钱,那沈炼在寝室四人当中最有钱。
沈炼的话少到什么程度?有一次张英刚走到宿舍楼梯口,就听见丁修正在唱歌,弹着他的雷鬼但丁,嚎得整栋楼都探出头骂孙子:谁他妈唱的什么歌!再唱就生孩子全是罗圈腿!张英捂着耳朵打开门,喊:秀爷!行行好,再唱下去宿舍都塌啦!这时候沈炼仍然歪着头坐在一边一声不吭地看书,张英正佩服沈炼的淡定,忽然一阵风扫过,丁修的雷鬼但丁被扔出窗外,正唱的高兴的丁修飞了出去,嗵的一声摔碎了门板。
张英扶了扶差点掉下来的下巴,回头看见沈炼正收回踹人的长腿。从此张英知道,沈炼只是懒得说话,是个行动派的魔鬼。
张英更加确定第一天踹他的人就是沈炼,这仇是报不了了,张英扼腕。沈炼太可怕了。
雷鬼但丁是丁修的电吉他,这宝贝被摔坏之后寝室安静了好几天。
摔得好,表面上张英仍然对沈炼横挑鼻子竖挑眼,暗地里对沈炼的见义勇为赞赏有加,厚颜无耻跟着一起享受清净日子。


日子归复平静,可张英总觉得哪里不对。
自从上次沈炼跟丁修为了雷鬼但丁大打一架之后,经常不见人影的赵靖忠忽然频繁出没在寝室的各个角落,只要沈炼在寝室,隔一会多半就能看到赵靖忠。
一天中午下课,张英刚进门就看见赵靖忠坐在床边,正准备过去讨好问要不要一起吃中饭?沈炼忽然推门进来,赵靖忠刷地站起来就走过去,问:要不要一起吃饭?
狗腿子张英被晾在了一边。
自认不算太八卦的张英悄悄同隔壁寝室的严公子咬耳朵:喂,要不要赌一把,咱们赌今天赵公子能不能约到沈炼吃饭?
严俊斌一对大眼睛直忽闪:说什么呢,又不是约会。
张英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那咱们赌是不是约会。
丁修站在他们身后:我赌约不到,约到了你就死定了。
张英吓得一激灵:哎哟秀爷,你吓死我了。回头看见丁修一张脸垮得老长,像根老丝瓜。
这不对啊。张英暗自嘀咕,前几天还打得昏天黑地跟仇人似的,这反应不太对啊。
到最后张英也没胆子去问沈炼,那天赵靖忠到底有没有约到他一起去吃饭,张英觉得这事儿不该他管。
这事儿还确实不该张英管。因为有丁修管。
自从那天听见张英这个大嘴巴乱打赌,丁修忽然变身厨房暖男,抄起锅瓢做爱心便当,张英看着丁修把好好一袋方便面做成了酱烧米粉,水没开就把面饼酱料往水里倒,等到水烧开了面又糊了,张英看得冷汗涔涔而下。
方便面都能煮糊沈炼自然不吃,连丁修自己也不吃,丁修就揪着张英往嘴巴里灌,张英后悔得恨不得抽自己耳刮子:叫你他妈多嘴!畜生都不吃的让我吃!
再后来沈炼中午压根不回寝室了,几次赵靖忠等得饿扁了肚子,狗腿子张英买来炒面喂赵靖忠,被丁修连人带面扔了出去:滚蛋!老子也饿着你敢在这里吃面条!
赵靖忠跟丁修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正主沈炼此时正跟隔壁寝室的卢剑星欢快的吃煎包:哦,大哥,这儿的辣酱带甜味儿呢。
卢剑星说:这家就是辣酱有特色,带甜的,你肯定喜欢。
沈炼乐滋滋的又吃下一个包子。
张英蹲在寝室门口看丁修吃另一碗他买来的炒面,在胸口划了个十字:阿弥陀佛,这日子没法过了。


最近赵靖忠彻底搬进了寝室,用丁修的话说就是赖着不走了。
哪儿的话啊?赵靖忠十分不爽,我交的学费里边有寝室的使用权。
丁修摊开教科书搁脸上,装睡。
赵靖忠搬进来,除了床没换,所有物件都焕然一新,还多了好多绿色植物,各种形状的玻璃花瓶在阳光下照得寝室里琳琅满目。
张英乐不可支:赵公子的品味果然跟凡人不一样,就是高大上!往后相处的时间多了,要好好巴结!
自从上次赵靖忠约饭不成功,丁修煮糊方便面,沈炼就经常不在寝室,只在晚上睡觉时回来。
以前他经常在的啊。赵靖忠自言自语。
赵靖忠十分后悔没有早点搬进寝室,可是这能怪谁呢?赵靖忠思来想去,肾疼。
为了想办法让沈炼更多留在寝室,赵靖忠拍着张英肩膀商量:你帮我把沈炼弄回来,以后吃香喝辣少不了你,学校里的事我包了,你要办的好,以后毕业的事我也包了。
张英点头哈腰:是的太君,保证办到!
丁修照着张英屁股就是一脚:滚!
张英咕噜噜滚到外面,摸摸屁股起来就去找沈炼,这时候第一天是谁踹他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把沈炼抓回来,要他给沈炼磕头都成。
要找到沈炼其实很简单,通常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自习室,都没有就去隔壁寝室问卢剑星,一准儿能逮到。
张英吭哧吭哧找了一圈无功而返,擦着满头臭汗直嘀咕:这沈炼难道插着翅膀飞了?
抬头就看见卢剑星路过,张英抓住卢剑星:给我说,沈炼在哪!
卢剑星莫名其妙,问:找沈炼干嘛?
张英说:他……你甭管!他人在哪?
卢剑星说:他犯事了?
张英不耐烦:我找他!
卢剑星说:哦,这几天他总说想换寝室,是不是你找他麻烦?
去你妈的哦,老子找你的麻烦!张英把卢剑星一顿胖揍。
滚!张英踢开卢剑星,大摇大摆回到寝室。
这一招还真奏效,张英的脚还没踏进门,就看见沈炼站在水生植物边磨刀子,阳光把他的身形剪成一个巨大的感叹号,张英腿一软就跪在地上。
妈呀,好汉饶命!张英痛哭流涕,一张胖脸挤成了黄桥烧饼,一边宿舍的人出来看热闹:干啥呢干啥呢?得罪媳妇跪搓板啊?
滚!别瞎说话!张英连忙挥手赶人,转头看见赵靖忠站在后面,张英一哆嗦,差点心脏病发作:赵公子赵爷爷,沈炼我给你找回来了,我我……
赵靖忠把张英拎进门,反手关了门。
说,怎么回事?赵靖忠问。
沈炼不吭声,继续磨刀子。
张英的眼睛跟着沈炼磨刀子的手来回移动,心脏怦怦直跳。
这可是个行动派的魔鬼啊,越不说话越可怕。张英捂紧了脑袋,等着随时被踢。
沈炼放下刀子,拎过来一瓶开水,嗵地放在张英跟前。
听说你找我?沈炼慢条斯理拧开瓶塞。
找我什么事?沈炼倒干净一个玻璃瓶。
为什么找我?沈炼提起开水瓶,哗啦啦啦,倒了满满一瓶子的开水。
给我说。
沈炼扫一眼装满开水的玻璃瓶,又扫一眼张英,意思是不老实交代就试试。
活脱脱一幕酷吏审讯的情景。
张英就差两眼一翻晕过去。我他妈真造孽哦!张英恨不得扇自己耳刮子,叫你拍马屁!叫你拍马屁!
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张英心一横,大义凛然出卖队友:不是我找你,是赵公子让我找你。
赵靖忠再傻也明白了,可是晚了,沈炼一双细长的凤眼正盯着他,现在轮到赵靖忠想扇自己耳刮子。
张英你这头猪!赵靖忠在心里默默骂了一百遍。
赵靖忠想解释,刚张嘴,听见沈炼问:他让你找我,他还让你揍我大哥了吗?
张英继续扇自己耳刮子,叫你出卖队友!叫你出卖队友!
现在没人能救他了。
沈炼拿起开水瓶。


经过这次事情,赵靖忠再约沈炼吃饭,居然约成功了。
事后丁修知道了,恶狠狠扇自己一耳刮子:老子居然成人之美,傻逼!
丁修十分郁闷,背起修好的雷鬼但丁又开始唱歌:你悄悄走近了~我一瞬又傻了~不知该往哪里闪躲~人群中无数目光在追随着~我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你一定从不记得~有一场擦肩而过~还有一场我为你死了~一出热播的剧情万人传说~我只能在角落安静地听着~~
张英买回来一瓶二锅头,倒给丁修一杯,自己喝一杯。
那次沈炼拿起了开水瓶,张英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被摁在开水里,衔猪毛。
赵靖忠拦住了沈炼。
是我找你,我找你是想约你吃饭,跟他没关系。赵靖忠说。如果有事你就冲我来吧。
张英又感动又恶心,这么肉麻的话说出来也不嫌烂舌头。
赵靖忠的手按着沈炼的手,沈炼扭过头。
阿弥陀佛,张英悄悄在胸口划十字。
这种时候剧本通常是男主继续向前,温柔地抱住女主,可沈炼不是女主,他一把推开了赵靖忠:滚开。
赵靖忠愣是没放手。
再后来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张英跟做梦似的,沈炼没揍他,但是让他滚到隔壁去照顾卢剑星,当卢剑星的狗腿子。
张英被轰到隔壁,卢剑星连忙拒绝:别,照顾一川就够麻烦了,你再来我顾不过来。
沈炼踹一脚张英的腿,张英就扑通跪在地上,算是给卢剑星赔了罪。
张英真心疼自己的膝盖,这几天不知跪了多少次了,说好的膝下有黄金,这几天他得破产。
算了,总比被揍一顿强啊。张英还是那么乐观开朗。
喝着二锅头,张英摊开本子写日记。
我有三个室友,一个钱很多,叫赵靖忠;一个唱歌很难听,叫丁修;还有一个……
……我他妈要换寝室!!!


三行道张英part完。(说好的欺负莉安的呢?咦

评论(14)
热度(41)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