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来沈大人,吃包子

@五十弦 秀秀喂莉安吃包子。(画不出来就写吧) 

今天是靳一川的倒霉日,牛皮糖师兄又来找他要钱。

他记得上一次丁修要了20两,一年的俸禄。10两被他拿去抓药,剩下10两找二哥沈炼借的。

今天丁修又来,靳一川头疼。

“喂师兄,我说你七天前才找我要20两,今天又要20两,我两年的俸禄你一个月不到就要完了,我喝西北风啊?”

靳一川说。这简直太没人性了。

“我不管你要过来,给你去泡妞啊?”

丁修说。当畜生养大的要什么人性。

“真没钱了,师兄,你逼我太紧我会死的。”

靳一川把后面给你看几个字咽了下去。

“威胁我?你死了我就找你那几个当差的兄弟要。还死不死?”

丁修笑起来,皮笑肉不笑。

“不死了。”

靳一川狠狠咬牙。

“钱。”

丁修伸出手。

“真没有。”

靳一川痛苦的低下头,造孽哦,人家写休书就可以一脚把人蹬回家,自己家的拖油瓶阴魂不散,还会不定时要零花钱。这什么世道啊。

大老远沈炼走过来,靳一川看见沈炼,脸都白了。

“一川,他又欺负你?”

沈炼问,上下打量一下丁修,靳一川连忙按住沈炼的扶着刀的手。

“二哥,没事。”

靳一川看一眼丁修似笑非笑的脸,加重语气说:“真没事。”

丁修咯咯哒的笑起来。

“沈大人,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动刀子,不太好吧。”

沈炼看着丁修,不做声。

“和我打?没问题。咱们去这里边比一场,如何?”

丁修抬起大拇指往身后比了比,后面是庆丰包子铺。

沈炼抬起眼看丁修,七分眼白三分眼珠,丁修乐了:“哟,沈大人瞪人都这么秀气,一会怕是比不赢吧?”

靳一川连忙又按住沈炼的手。

“来三份包子。”

靳一川招呼小二。

“要十份。”

丁修说。

沈炼看一眼丁修。

“算我的,师弟请客。”

丁修笑哈哈的。

靳一川悄悄看一眼旁边,这个月他给丁修的钱都是找沈炼借的。

包子上来了,热腾腾的一堆,牛肉大葱包子。

沈炼皱了下眉。这他妈谁点的包子。

“我要的,牛肉包子我喜欢。”

丁修像是知道沈炼的想法,伸手抓起一个就往嘴里塞。

“哎,好吃。”

边吃边抹嘴巴。怕沈炼不吃,丁修煽风点火:“沈大人,你再不吃,我可就赢啦?”

“丁修,吃东西慢点儿,当心噎着。”

沈炼忽然冒出一句话,跟他手里端的凉茶似的,凉飕飕的。

丁修哼了一声。

转眼一个包子下肚,丁修把一盘包子往沈炼跟前推。

“来沈大人,吃包子。”

沈炼拧着眉头,牛肉大葱,那味儿简直比辣椒粉还厉害,直往他鼻子里窜,沈炼忽然后悔答应丁修比吃包子了。妈的,比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比吃包子!?

靳一川连忙跳出去端回来一盘小笼包。

“二哥,蟹黄馅儿,你爱吃的。”

丁修抢过来倒在桌子底下。

“沈大人好秀气,是爷们就吃桌上的。”

沈炼的五官都要扭曲了。

“好,丁修。”

沈炼恶狠狠瞪一眼丁修,发狠地抓起一只包子,凶神恶煞咬一口,半天没咽下去。

太难吃了。

丁修乐呵呵地看着沈炼举着咬了一口的包子,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沈大人,别勉强啊。吃不下去我喂你?”

沈炼含着口包子,表情简直比哭还难看。

为了堵住丁修的嘴,沈炼硬是吃下去了剩下的包子。

这他妈的比上刑还要艰难。沈炼思索着要不要以后改用大葱作为逼供刑具,熏得你声泪俱下,看你招不招。

“丁修!包子我吃完了,以后不许找一川的麻烦!”

沈炼站起来,一拍桌子。

丁修笑嘻嘻指着桌子上的盘子。

“沈大人,你只吃了一个,我吃了三个,你输了。”

靳一川连忙打圆场。

“哎小二,给我找个袋子,包子我要带走。”

丁修拍拍肚子,五脏六腑爷填饱了。

“沈大人,谢谢你请的包子,回见。”

说着大摇大摆的往前走,不一会就不见了。

靳一川拿着包子也走了,这东西沈炼不喜欢,卢剑星可喜欢。

沈炼找到一个墙角,扶着墙干呕,吐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

“哟沈大人,你真的这么不喜欢牛肉大葱啊?”

这丁修真是阴魂不散啊。

沈炼转身就是一拳头,今天他简直窝囊透顶了,哪里还听得风凉话。

丁修不慌不忙避开沈炼,从背后摸出一个袋子。

“蟹黄包子,你喜欢的。”

沈炼瞪大了眼睛看丁修,像是不认识他。

“怎么,要我喂?”

丁修说着就凑了上来,一股子牛肉大葱味儿。

沈炼慌不择路,连忙抓起一只小笼包塞进嘴里,和着牛肉大葱味儿咽了下去。

 

评论(18)
热度(37)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