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到底我对射在树上有什么执著,脑补的树咚没画出来不舒服斯基然而,这是二姐啊咚完了不会有羞羞的事么(快报警) 

这么羞耻的东西还是只放preview吧╮( ̄⊿ ̄")╭

这是写段子系列时就产生的一个三二梗,一直想写出来但是发现不会写(跪地)最后干脆画出来算了比憋字容易多了_(:ゝ∠)_

不过等画完了回头编辑了对话才发现这完全木有逻辑木有智商的剧情orz 算了就是为了三弟捂二哥嘴巴这个梗而已画出来就图个开心orz

如你所见,后来越画越潦草是的我没有耐心了…跪地  网点是不想上了细化也没了等哪天想做本子时再完善吧拖了一个星期画画停停几度想死_(:ゝ∠)_ 噢对了还有很多细节是错误的也不想改了不想改了(捂脸哭)

预期总共是8P,然而实现后P数有缩水连分镜都完全不一样了,画着画着就超出了预计,预定的梗里并没有二哥被推倒,不过……这个...

【绣春刀】兔子舞系列

大家好,这次依然是#作者有病系列# (嗯是我老早想搞但是懒到现在才搞的系列)


是的就这么多了画到死今天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观赏(你滚

 话说为什么老夫特二不仅不能在图像里直接发送动图,连尺寸都不许太大,欺负人。。


拾遗

一个段子    丁修长刀,专治各种不服。不伏也得伏。


沈炼与丁修又是一通对打,招招直往要害呼,原因是刚才丁修竟提议让他扮作女人出城。

丁修一边避让一边嘲笑:朝庭追杀你,我还好心给你出点子,是你不愿将两个姑娘借给我,还居然要杀我,简直没良心。

沈炼不管,继续招呼丁修,丁修打得不耐烦了,拿长刀柄往他腰上一捅,沈炼扑通就跪下去了,刀也掉在一边,恶狠狠瞪着丁修。那腰上的伤正是几日前被丁修给捅的,丁修嬉皮笑脸道:这是干嘛,娘子同意了说一声便是,也用不着下跪嘛。

第二天丁修不知从哪里摸来一套女人的衣衫,大红的绸子外裙,白色的亵衣,连小肚兜都有,一应俱全得...

2 / 20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