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不知不觉一年了。13张票,13样感受,每一张票背后的心情状态都不一样,27天,648小时,每小时里的每一瞬都塞满了沉甸甸的情绪,短短一个月,每天都有又哭又笑又悲又喜又伤又怒的情绪轮番上演,心情不像坐过山车,倒有点像坐碰碰车,时不时就会在下一秒被某个莫名其妙的消息撞一下腰,红着眼疼半天。人生没多少个可以如此内心充沛决堤如洪水的时刻,不管那段时间里发生过好的或者坏的事情,我都很感谢这段时光,它在我总体的人生中并不起眼,但是我的重要的经历之一,是最难磨灭的记忆之一。所有带给我感动和厌恶的人物和事物,都在告诉我:世界比我想象的更精彩。

我记得5月9号那场电影,19点开场,我又晚到了,错过了开头洗脑部分,其实除了0点那场首映,后来的场次我几乎都错过了开头,也许无意也许有意,因为看着难受啊。所有的场次中,除了首映被震惊到懵逼,这一场我的印象最深刻,自我落座之后泪珠子就开始往下掉,从开始到最后,眼泪不要钱一样没间断过,两个半小时几乎就没怎么看清过屏幕。这是唯一一次我为一部不值得的电影哭的又伤心又难看,可以说积攒一年的泪水全部挥洒在了5月初夏一个短短的夜晚,从此我也能对人说我曾经哭湿过一包纸,嗯……也没那么多,其实就抽了两片纸擦擦脸。这晚之后我再看这场电影,再没掉过一滴眼泪,至今也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

电影院里我看过的电影不计其数,票根很少有存下来的,几乎都扔了,但这13张票根我还好好保留在钱包里,没事的时候会拿出来看看,有些票根甚至都没撕,没错,有几场我买了票但是没去看,一场是我实在起不来,一场是我拒绝去看,留在眼皮子底下就是为了能在过去一年甚至多年后对自己说:看,谁不曾傻逼过。傻逼吗,大概吧,为个电影至于吗。这问题我当然想过,如果谁这么问我,我大概只能回答,关你什么事,我乐意。人总得有个挥洒汗水青春感情荷尔蒙的地方,我只是做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除了这些我会的,别的我也不会啊。

很多时候我也会忘了我坚持什么,为什么要坚持,迷茫的时候我会思考,后来想了很久,觉得用一支笔或者写或者画,能把人逗笑或者虐哭,也挺酷的不是吗。

正好今天AC的潜行版也到了,本以为AC的头雕麻麻样,大概和1.0差不多,正琢磨要不要换个HT的脸,结果发现潜行的脸简直惊艳,一高兴拍得啪啪的,业余手机像素实在非常之渣,拍完都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后来还是努力修了修滤镜,没时间去外面拍美丽的阳光草地天空街道,室内一小方空间里假装作自己在拍街景,脑补除了能写能画,还能拍照诶。

关于拍照这件事,其实有个小插曲。是这样的,同桌的小妹子拿到吧唧就喜欢脱衣服,上次拿制服吧唧就要脱背心没脱成,今天到底是把裤子给脱了,脱了一半又穿了回去,又回头去扒外套,然后又把背包给拆了,反正看样子她喜欢吧唧,虽然她不认识这是谁,只知道是个帅哥,然后,她也要给吧唧拍照啊,说这么好看我也要拍!

然后她就拍了……

这样的


拍完了问我

拍得怎么样!很帅对不对!

我想了想,把她的手机拿过来,也拍了一张……

这样的 

妹子沉默了一下。

我:这才是粉拍的,你那是路人拍的。

小妹子跳起来找她的同桌,一个很可爱但是总被她欺负的小男生,问谁拍得好看!

男生端详了一会,指着她的照片说:谁会把人拍成这样啊,衣冠不整的,像犀利哥一样。

小妹子一脸懵逼,说犀利哥是什么?

我笑得肺都疼了。

后来一个朋友过来,小妹子不甘心又问哪个比较好!

朋友想了想,说:这不是拍照的问题,是这个造型有点农村重金属。

我:你给我滚。

然后小妹子笑炸了。


对了,还有个小插曲。

桌对面的妹子看我拍得不亦乐乎,说:我觉得你就差抱着睡觉了。

我:瞎说什么大实话。


评论(20)
热度(100)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