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这俩人习惯挺相似啊,都把照片塞在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物品里。

Steve当然记得他的过去,那些美好的东西。博物馆里的一切,Bucky,咆哮突击队,Peggy,他的荣耀,他的光辉,他逝去的情感,一切都是清晰美好的。当Steve看着他与过去70年唯一的联系时,流露的是对过去的怀念和留恋,以及对未来的迷茫。一切都十分纯粹,那时的Steve Rogers只是单纯地想念过去,和过去他拥有过的人们。

Bucky当然也记得他的过去。不同的是,透过自己的金属手指,Bucky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自己,和刻骨铭心的罪孽。Bucky留下的照片是博物馆的宣传单,这意味着Steve Rogers这个人在他的印象里只是穿着星条旗的美国队长,和“那个后街巷子里打架从不逃跑的小男孩”没有联系。不光Steve Rogers没有与过去建立起联系,连Bucky Barnes自己也没有与过去建立起联系,因为你看Bucky的眼神啊,他警惕,犹疑,烦躁不安,犹如惊弓之鸟,这意味着在Bucky的意识里,自己是冬兵,并不是“当我一切都没有时我还有Bucky”的Bucky。所以当Steve找上门,Bucky不仅不领情,还将Steve当成了潜在敌人(在他说出“good strategy”的时候,这意味着Steve=敌人),再次揍了Steve一顿,就很好理解了。所以,这时的Bucky只是一个从Hydra逃走的特殊资产,“我要逃命不能被抓”,是他唯一要做的事。

Bucky知道自己的过去罪案累累,血流成河,他拥有的过去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深渊,这样的过去没人会愿意多回头看一眼,更不会想念。但Bucky依然一五一十记载了下来,这大概是他作为冬兵所存留的唯一的“人性”吧。

来,最后再来把刀。

评论(8)
热度(177)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