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认识盾冬整好一周年,还是晚了点儿了,不过都一样啦。

知道盾冬和384都是巧合,通过一些不怎么光彩的事,倒不是我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而是打个比方,有俩人走在大街上超大嗓门讨论:为什么像塞巴斯蒂安这样丑的小白脸收入还超高!?——也许说者无心,但是听者有意,我就是这样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个叫Sebastian Stan的人。而盾冬也一样,过程更难看点,但结果都一样。

一年,感触还是挺多的。当初刚开始提笔时,想“就3个脑洞,画完就撤”。快画完时,官方发布新的消息——哎呀很萌诶脑洞又出来了,再画画吧,反正就2个,画完就拉倒。然后以此往复……现在我捏着零星划掉一两条记录的长条清单,才发现我就在“走吧—马上走—等等就走—走吧”的循环中,渡过了一年。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很挫败,不晓得这样坚持下去是为什么,感觉只是自娱自乐。但是转念想想本来我就是纯粹的想表达一些东西,我的感想,我的愤怒,或者纯粹的就是想表达“我真的很喜欢他”,就又觉得还是想继续画下去。有那么一段时间,在某种特定环境的影响下,我会特别悲愤地想“就算我没力量也要坚持下去,连我都不支持他,谁还会支持他?”当然现在早就不这样想了,现在回头再看这段经历,我觉得我会喜欢这段经历。

我不知道未来还能走多远,还能走多久,我始终都在“怎么还没画完,画完我就能走了”这种想法边缘徘徊,但其实,我从不希望画完的那一天到来。

评论(42)
热度(262)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