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一些个人解读。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bucky在挑李子时用的是左手,他的双手都包了十分厚实的手套,从外观看就是个普通人,而他在买李子时的动作神态,也是个完全的普通人,会打招呼,会笑,因为生活在这里的是bucky,不是winter soldier。

引申来看,是bucky刻意融入人群的一种方式,在伪装到位的前提下放松地使用金属的左手,用冰冷的左手接受并触摸社会冷暖,是winter soldier回归bucky的一个重要转变。



片源很糊,但是看过的人都知道本子里夹的是美国队长的宣传图。

既然winter soldier已经转变回人类,人要活下去不管是什么,都需要信念。我不能武断地说支撑bucky活下去的动力是美国队长,他收集美国队长的宣传画在我理解是寻找到的记忆线索之一,这个人毕竟和他(冬兵)有过几面之缘,作为情报收集,我想在东躲西藏的2年时间里,经历过大大小小多次追杀(他说“it always ends in fight”)之后,在bucky眼里这个人未必还是两小无猜的发小,而可能也是【要追捕他的人】之一。

但他还是留着这张宣传画,毕竟是这个人告诉他,【your name is James Buchanan Barens, Bucky】,这是他脱离九头蛇的重要诱因之一。他毕竟还记得Steve。



然后说曹操曹操到,刚才说什么来着?Steve【可能是来追他的人之一】,Steve就真的追来了。值得注意的是在安全屋里bucky是处于完全不信任状态下的,他并不相信Steve,倒霉的Steve刚找到他就被追来的德国特警拖了后腿,导致bucky对他的态度十分冷漠,但好歹没再像天空航母那么揍他(后来还是挨了一通揍才和好╮(╯▽╰)╭)。

把话题说回来,这里bucky的温柔简直能拧出水,这时的bucky完全不信任Steve,他进屋没有任何声息(说明他对Steve并不放心),连Steve的超级听力都没注意到他,但他还是默默站在后面花了几秒等着Steve回头,这份耐心,一般人可得不到,瞧瞧他对德国特警速战速决的态度,他能愿意留给Steve几秒时间去反应,已经是winter soldier面对危险的最大宽容,尤其在他已知自己身陷险境的前提下。

推测bucky那时候也在观察Steve的反应,可能是想看他到底是不是来抓自己的,然而德国特警来了。



电影里的这个背包,很萌吧?大家都爱这个背包,但是电影里没能来得及解释这个背包的内容,很多人可能看完都不明白为何这个包这么重要,值得bucky把它特意埋在地板下,一再拼命去抢,就这么重要的东西,后来被没收后就干脆没再提起了。

这个背包的内容是十几本笔记本,每一本都记录着bucky的破碎记忆,不仅仅记载着他身为bucky消逝的人生,还有他身为winter soldier的铁证如山。


包子回答粉丝的问题“书包里都有什么呢?” 包子说:「他的书包里有十几本笔记本,上面写的是一些他能想起来的零碎的记忆,帮他拼凑起一个破碎的人生。和阿玆海默症患者一样,他把所有记忆写下来,因为他害怕自己会再次忘了它们。他已经做好准备如果有任何事发生,他很可能只能带走这个书包,所以这个书包是他唯一会带的东西,尽管他自己也清楚书包里的一些记忆并不那么美好。」 翻译via katielingbff

懂了吗,bucky和winter soldier,从来都没有活得很轻松,如果说他还在期望着什么,那一定是救赎。

这是一个本心向善的人才会有的求救信号,面对惨烈的过往,bucky并没有放弃生的追求,也没有丢弃过去的沉重,他没有逃避,一直带着压力继续前行,让它们压弯自己直到能让他容身的最后罅隙也碎裂,这些也许有助你理解为什么最后bucky会选择再次沉眠。



在反恐中心,泽莫假扮的心理医生装模作样和bucky谈话,“你觉得怎样啊”“你的名字是James吗”“我们谈谈可以了解你”等等一系列鬼话,直到泽莫说“你什么话都不说我帮不了你”,bucky忽然开口,回答“my name is Bucky”。

看了许多遍我忽然反应过来,也许这就是bucky所以为的“救赎”,他在安全屋里向Steve否认一切,在反恐中心反而向陌生人主动谈起自己的名字,这不太符合bucky一贯的警惕敏感,他本应该不相信任何人才对。

我无从得知当时被关在电击牢笼里的bucky是什么心情,到底是还想继续跑继续抗争,还是觉得累了随波逐流算了,但那一刻他的疲累是显而易见的,当泽莫说“我无法帮助你”的时候,我相信有那么一两秒bucky可能真的信了他的鬼话,真以为有人能听他内心的绝望,这一两秒就是bucky褪下winter soldier一身凛冽,暴露身为人类bucky脆弱的一刻,向外发出了“需要帮助”的求救信号,虽然只是一眨眼的脆弱,依然被泽莫钻了空子——他想要的是winter soldier,不是bucky barens,bucky的反应让他十分肯定他可以得到winter soldier。

之后见鬼的他就得到了。



被泽莫操控大闹一场之后的bucky向Steve提供了泽莫要的信息,这个信息量之大比核弹还厉害——还有五个和他一样,比他还厉害,更糟糕,杀人经验更丰富的winter soldier要被激活了!Steve急得脸都变形了,bucky坐在一边不知所措地搓着手,很显然他在为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自责,包括被泽莫操控说出地点——其实这些不能怪他,西风计划不是他搞的,被人洗脑也不是他搞的,但他还是非常难过,低着头,我不知道他能想什么,但一定很后悔自己又被坏蛋控制,如果他随时都能被人控制,这对他,和对旁人来说都太危险了,西风计划就要被重启,起因又是因为自己(Steve你知道你说那个心理医生就为了跟bucky独处十分钟,很多人死了,对bucky的伤害多大吗?),这份负担对bucky来说太过沉重了。

如果bucky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或者他足够缺心眼,都不会让他这样弯下腰审视自己,而他太温柔,世界并不会因为你善良就善待你,恰恰是因为你善良,而挤压你最后赖以生存的氧气,让你窒息在缺氧的自责与忏悔里,最后的bucky选择了沉睡。



机场大战,蚁人自告奋勇担当吸引敌方战力的障碍物,这个表情的bucky说着“他会被撕成两瓣?”,一脸的难以置信和揪心,仿佛十分痛心竟然有人愿意为了他的事情去这样牺牲自己,他并不想看到再有任何人的死亡,尤其为了他,为了bucky,他觉得这不值得。

bucky始终是个善良的人,不想做过多牺牲,不愿烦劳别人,喜欢有事自己扛,心疼朋友,心疼伙伴,这是winter soldier彻底变回人类bucky的一瞬间,也是bucky彻底回归的证明。



还记得上面那一书包的笔记本吗,bucky带着自己的罪孽独自行走,他的温柔早已不再是七十年前Barens中士柔软的微笑,而是独自一人靠在角落静静舔舐自己带血的爪牙,被锋利的武器割伤了舌头也和着血咽下去的宁静,面对任何指责和报复,他都从容承认,没有任何借口,也没有任何申辩,一切都是我做的,I did it all. 

温柔的bucky是哀伤的,因为Steve不懈的坚持,至少这一刻他终于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不用再时刻紧绷神经盯紧四周,可以在争取到的一小段时光里随意宣泄自己压抑已久的悲伤情绪。



这个如水的眼神,是经历了大半个世纪来自winter soldier的伤害之后,bucky最接近七十年前状态的瞬间,他这样看着Steve,还需要我多解释什么吗?

Steve为自己争取来的这份信任,要赢得bucky的信任并不容易,感谢他从没放弃过。



手一抖差点写成诀别。再见bucky,愿你睡个好觉。

当年为了保护Steve掉下火车,七十年间的疼痛和冰冷自己默默吞进肚子里,从结冰的冷冻槽里爬下来,又再次回到满是冰霜的冷冻舱,中间的路程太坎坷,都不是什么值得反复回忆的记忆,有点像拼命挣扎着爬出梦境,醒来发现还在原点没动过。很可怕的一种体验。

bucky说这样对大家都好,其实被冷冻也不是什么好主意,万一叫醒他的就是洗脑词呢?只是bucky走投无路了,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为了不再伤害世界,他留给世界一个勉强的笑容,和成片的迷惘,再次走进了无限的未知里。

bucky给了世界他尽可能付出的温柔,世界回应他:你有罪,该死。

所以bucky躺在冷冻柜的低温中,降低身体机能的运行,在稀薄的氧气里独自沉睡,好像死了一般。


评论(42)
热度(1045)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