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NOT漫画蛇队,那玩意我不接受。

---------- 

开了许久许久许久许久久久的一个脑洞,拿出来,晒晒。

冬兵又做梦了。

梦里的男人在哭,一头柔和的金色,男人默不作声地流泪,看着冬兵。

冬兵不认识这个人,只是觉得熟悉,他始终想不起来男人是谁,但他不忍这个男人流泪,他想安慰一下这个男人,想说“不要哭”,这个男人却消失了。  

冬兵醒了。  

冬兵没有感情,没有喜怒哀乐,他被人为地拿走了这些东西,他是一支被制造的武器,作用是杀人。他的字典里本应该没有“不忍”或者“安慰”这类字眼,出任务时的冬兵的确没有,面对目标,他是最冷酷无情的杀手,他用冰冷的子弹打穿每一个目标的脑袋,迅速准确,没有迟疑,但每当他在梦里见到那个金发的陌生人,他就不像一把武器,而是一个人。  

冬兵不可能是人,冬兵感到困惑。  

这种情绪让他在任务中失利,他的子弹打偏了,灰色的子弹被障碍物弹开,远远偏离了预定了轨迹的目标,射中一颗毫不相干的树。

 不过幸好即使没有他子弹的帮助,他的搭档也能出色地完成任务。          

结束了任务,他的搭档走过来,这是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男人。  

“你分心了。”搭档说。  

冬兵看起来似乎没有听见搭档的话,他还在想别的。  

搭档没有获得任何冬兵的回应,他并不在意,他的同伴,冬日战士,经常这样,他很习惯这样。  

“我觉得,他长得像你。”  

忽然,沉默着的冬兵说。  

搭档触电一样回过头,盯着冬兵。“你再说一遍。”他说。  

“我看见一金色头发的个人,他长的像你。”  

冬兵重复了一遍,将话说得更加清晰具体。  

听清冬兵的话,搭档的脸色变了。搭档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他的脸和这身制服一样暗沉。  

“我说过,史蒂夫只有一个。”搭档的神情好像被揪住耳朵的小兽,或者被人扇了一耳光,这个一身丧服颜色的男人看起来亟待发作,他指着自己胸口红色的标志,那是九头蛇的图案,十分不悦地说道,“我就是史蒂夫。”  

冬兵沉默地看着他的搭档。  

自称是史蒂夫的男人拉着冬兵的下巴,将他拖近到胸口。  

“你说,我叫什么?”

冬兵看着眼前的黑衣男人,舔了舔嘴唇。  

“史蒂夫。”他说。   

 跟小伙伴讲了一下脑洞,小伙伴表示很喜,有时间继续写。

评论(21)
热度(234)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