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从前,有个童话故事

吧唧是只猫,主人叫史蒂夫。

史蒂夫对猫过敏。

最开始史蒂夫对猫并不过敏,他和吧唧的关系很好,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但是自从出了一次意外就过敏了。有次史蒂夫从高台上掉下了沙堆,摔晕了,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再也不能抱着吧唧玩耍。

这太伤人心了。监护人为了史蒂夫的健康,要将吧唧送走。

史蒂夫坚决反对。即便如此,史蒂夫还是在出门后的一天回到家,再也没能发现吧唧的踪影。

史蒂夫离家出走了。

胆大妄为的男孩肩上挎着唯一的家当,是吧唧以前最喜欢的玩具。路上有个黑人男孩问史蒂夫去哪,史蒂夫告诉黑人男孩,他要去找他的猫。

走路的两只脚变成四只。

没人知道吧唧被送去了哪里,史蒂夫不知道,黑人男孩也不知道,史蒂夫试图去猫舍找吧唧,但是被拒绝了,猫舍只收养家猫,不收养野猫。史蒂夫十分反感,他告诉猫舍的人吧唧不是野猫,但是猫舍的人告诉他,家猫被送走了就是野猫。

史蒂夫离开了猫舍。

带着一定要找到吧唧的决心,史蒂夫走过了许多地方,烫人脚的水,和沙尘中摇曳的树杈,还有锋利如刀刃的冰面,以及缠人的藤蔓,史蒂夫攀过最后一条比他身体长上数百倍的裂谷,他似乎看见吧唧就在道路的尽头。

史蒂夫奔跑起来,他看清楚了,那真的是吧唧。

吧唧的样子变了许多,史蒂夫甚至有些认不出来,吧唧的样子十分糟糕,早已没了在家时的温驯模样,像只真的野猫,对他张牙舞爪。史蒂夫有些伤心,因为吧唧看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他了。

史蒂夫从背后摸索出吧唧以前最喜欢的玩具,他看见吧唧愣了一下,史蒂夫笑起来。

吧唧跳上史蒂夫的肩膀,许久不见,吧唧像块石头,多了莫名的可怕的重量,沉甸甸压在史蒂夫肩头。

史蒂夫反复摩挲吧唧背部的毛,试图让吧唧冷静下来。他忘了自己还对猫过敏。

掉落在地上的吧唧打个滚,爬起来,他反复磨蹭身边温软的脸,试图叫醒史蒂夫。

黑人男孩拿着史蒂夫遗落的玩具,交给吧唧。

太阳光照亮明艳的大地,史蒂夫在温热的阳光中清醒过来,他的猫过敏症竟然痊愈了。

史蒂夫很慌,他怀里吧唧留下的温度已经冰凉,他视线里的吧唧不知去向。

雪地上布满脚印,顺着那一串黑色的印记,史蒂夫看见雪地另一端白色的阳光中,吧唧就匍匐在那里,血液犹如红色的手紧紧攫牢这只可怜的猫,他被陷阱夹抓住了。史蒂夫立刻过去解开那些陷阱夹。

史蒂夫回到猫舍,询问能否收留他的猫?猫舍告诉他,可以,但是要带上猫牌。史蒂夫不愿意给吧唧带上一个莫名其妙看起来又傻兮兮的牌照,他带着吧唧回了家。

监护人不知去向,那个屋子似乎空了许多年了。

史蒂夫有些悲伤,吧唧蹭了蹭这个伤感男孩的头发,史蒂夫就笑了起来。

结尾之后:黑人男孩捧着史蒂夫留给他的玩具,见鬼,我一点也不喜欢保管东西。他想。

评论(10)
热度(86)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