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拾遗

一个段子    丁修长刀,专治各种不服。不伏也得伏。


沈炼与丁修又是一通对打,招招直往要害呼,原因是刚才丁修竟提议让他扮作女人出城。

丁修一边避让一边嘲笑:朝庭追杀你,我还好心给你出点子,是你不愿将两个姑娘借给我,还居然要杀我,简直没良心。

沈炼不管,继续招呼丁修,丁修打得不耐烦了,拿长刀柄往他腰上一捅,沈炼扑通就跪下去了,刀也掉在一边,恶狠狠瞪着丁修。那腰上的伤正是几日前被丁修给捅的,丁修嬉皮笑脸道:这是干嘛,娘子同意了说一声便是,也用不着下跪嘛。

第二天丁修不知从哪里摸来一套女人的衣衫,大红的绸子外裙,白色的亵衣,连小肚兜都有,一应俱全得可恨,沈炼被丁修绑结实了,嘴巴也被塞得严实,恨恨瞪着丁修开始脱自己衣裤。

丁修扒光了沈炼衣服,吹一声长哨,笑容玩味:沈大人,这身板可不止一百两哪。随后一掌劈晕了沈炼。

快出城时,沈炼醒过来,发现自己趴在马上,嘴里塞得严实,手脚都动弹不得,粗大的麻绳越过马肚子将他捆了个结实,最外遮了一层罩纱,自己就被这么裹着脸朝下趴在马上。
他听见丁修和城门守兵对话:大爷,您看行个方便,我这媳妇神经不太正常,发起疯来就会打人,前两天犯了病掉进了粪坑子里,捞起来脸都泡烂了,身上又臭又脏洗都洗不干净,医生说要回乡下静养,不能受刺激,所以我就带她回去老家,别放这里糊了您的眼。

不知丁修又做了什么,沈炼趴了好一会才感到马又走动起来,他气得肺都要炸了。

他妈的。沈炼想。 


收藏于 2014-09-11 via五十弦


补遗    


两个段子    不把你剥皮老子不姓沈。


出了城,丁修继续往前走,真像是要回家探亲一样,悠闲自得,沈炼在马背上已经极度不爽了。丁修知道沈炼想干下来干架,可就是不松绳子,偏不放他下马。

我说沈大人,跟我回去过好日子不好啊?有我在,谁敢杀你。丁修调侃道。

呸。沈炼挣扎着吐出嘴里的破布,这家伙竟然拿油抹布塞在他嘴里,尝起来像是包过包子的油布,一股子哈喇味,沈炼的胃里翻江倒海,作势就要呕吐。

丁修不急不躁,盯着沈炼的狼狈状貌直乐:哟,骑个马就害喜啦?我可什么都还没做呢!沈炼自是不爽,恨不能瞪得丁修千疮百孔,可偏偏手脚被缚,只能过个瞪瘾。

见沈炼行动不便,丁修嘿嘿地笑起来。看我洋相很高兴?沈炼咬牙。当然。丁修哼着小曲。

放我下来,不然……

不然怎样?

有本事你放我下来。

凭啥?丁修翘起了嘴角,笑得春风拂面。

果然沈炼沉默了一会,就别过头去,这问题太恶心人了。丁修掰过沈炼的脑袋,对上一双促狭凶狠的眼睛,丁修将沈炼的头枕在自己的臂弯里,笑抚狗头:你说得我开心了就放你下来。

沈炼气得翻个白眼,索性闭上眼不理这流氓,撒泼的事情他做不来,只能眼不见为净。可这流氓偏不让人清净,伏在沈炼耳边,轻声说:你刚才是不是想说凭你是我媳妇儿啊?

丁修!!!!

山谷里回荡着气势如虹的怒吼,和轻佻放荡的笑声,惊起鸟群一片。

这路,看来还很长。


完 大概

评论(6)
热度(51)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