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道士下山】段子

@一纸玩笑话 聊天时的脑洞(电影版 木有CP)


1

那年小查还是12岁。有一天被人带进了戏院,从此就再没出来。

初学的那几年,小查天天做梦可以出去,回到那道围墙之外的世界,他没想过为什么想出去,就只是想出去。

后来小查学成了气候,直到终于有一天竟能独自上台了。

小查唱戏,唱的是人人都羡慕的花旦,那嗓子天赋神韵,一口气吊起来,底气十足,唱得十里洋场拍手叫好,掌声连绵不绝,连外头拉包车的都拍着巴掌叫好。于是他得意了,仗着聪明伶俐的脑袋,抽大烟,行酒令,赌牌桌,样样都干,唯有一样不干,解衣带不干。

后来有一天他出来了,终于去了梦寐以求的围墙外。

可这时候,小查已经不想出来了。

小查已经不再是小查,一副漂亮花腔给他赢得了“查老板”的名声,人有了名有了利,谁还会想离开?

可他必须得走。

为什么要走?因为杀人偿命,不走,就得陪那冤死鬼一起过奈何桥。

查老板刺死了要脱他衣服的流氓,偏偏流氓有权有势,查老板来不及收拾吓坏了的心思,连夜翻窗逃向城外,天擦亮时险些被官邸的狗腿子追上,慌不择路翻下了山崖,半生半死之间查老板听见了隆隆的呼啸声,他看见一列黑色的庞然大物向他驶来,查老板爬起来,拼尽最后一口气跳上了车,最终这截黑色的怪物载着半死不活的查老板逃出了死亡的追赶。

后来查老板混进了军队,那是个溃不成军的瘪三小分队,他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是哪个军阀,他也不关心,眼下他关心的只是怎样才能弄到一口烟抽。

他在军队里唱戏,人们笑着闹着,拍着手,喝倒彩。查老板终于不再是查老板,只是老查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月亮探出头照亮军营的一角,查老板在月光的阴影里落下一两滴泪,不等他伸手抹去,便很快消失在脏黑的军服之中。

如果没有出现周西宇,查老板打算一直这样混吃等死。

查老板也没想过有一天会主动解开衣服,早知道他将来不再在意这些,当年他就不必逃出戏院,现在他仍然是戏台上的顶梁柱。查老板在心里叹息。

周西宇却不这么想。

“你就为了这个?”

周西宇说。

查老板看着他手里一截卷烟,眼神似笑非笑。

“是呀。”

查老板直视着周西宇的眼睛,他看见了那双黑色眼睛中颜色的变化,像是胭脂盒掉进了水里,慢慢晕染开一圈绛色,查老板看得出了神,捧起那张苍白的脸,慢慢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他想看得更清楚些,这个男人,周西宇,在哭?

“哈哈哈哈……”

查老板忽然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大男人哭什么哭……哈哈哈哈哈……”

周西宇最终没哭出来,他红着眼圈抱住大笑的查老板。

“不是我哭,是你在哭。”

周西宇说。

查老板出不了声,他伏在那块肮脏的肩膀上,泣不成声。

最终战火烧进了军营,瘪三集团军如预期中那样溃不成军,慌张的人们四散而逃,炮弹落在查老板附近,男人们哭爹叫娘,火焰吞噬着人们的生命,查老板被埋在燃烧的尸体下,他向赶来救他的周西宇微笑,说:“再见。”

当然,查老板并没有死。

查老板醒来时在一个山洞里,周西宇把他带到这里,身上的伤已经被周西宇洗净并包扎起来,查老板翻个身,摊平了身体,大笑。

“我几经大难不死,是不是很灾星?”

查老板冷笑。

周西宇在一边轻轻拨弄着火堆。

“要爱惜你自己的生命。”

周西宇说。

“我活着就只是为了东躲西藏吗!”

查老板忽然激动起来,眼睛里爬满了血丝。

“我告诉你一个故事。”

周西宇说。

再后来,在周西宇的帮助下,查老板习得了一身举世无双的武功。同时周西宇也找到了他多年来悟不出的道法自然,终于到了要临别的时候。

“你还想死吗?”

周西宇问。

“为什么这么问?”

查老板说。

“不想死,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周西宇说。

“没有你,我早死了。有你在,我当然会好好活下去。”

查老板说。

周西宇却摇了摇头。

当查老板再醒来时,身边空空荡荡,阳光照在熄灭的木炭上,淡淡的烟灰在晨光中旋转飞舞,好像一个醒不过来的梦终于走到了终点。

查老板回到当年出逃的戏院,那里已被翻修一新,炮火战乱砸碎了曾经围困他的城墙,新的剧场,新的老板,而查老板,还是当年的花旦。

“来——来——来——”

游刃有余的嗓音回旋在绚丽的大厅里,满座宾朋无不拍手叫好,气氛甚至比起过往更加热烈,查老板踮起脚尖在舞台中央旋转,人们甚至不知该先看查老板的身姿,还是先听他的唱腔,舞台中转起了旋风,似要刮出院门,飞向远方。

一曲唱罢,人们回过神。

查老板还在舞台上,一一向观众们谢幕。

“好——!!!!!”

掌声雷动,这是观众们对查老板的回应。

查老板笑起来,花一般灿烂。

人们的掌声更加热烈,为了舞台上动人的尤物,无人吝啬掌声。

周西宇站在挤满了人的墙角,也拍起了手。

“唱的好听啊。”

周西宇微微笑着,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拍手。

查老板示意大家安静,忽然说:“今天有人特地来听我的戏,我特别高兴,所以再唱一曲。”

人们一愣,很快爆发出更加热烈的喊声:“好——!!!!!”


2

何安下回到山上已经有阵时日。 
当日道长叫他下山,可后来折回来不说,还带了个人回来,道长看着渐空的米缸直叹息,却无可奈何。被带回来的就是客人,客人就不能挨饿。 
何安下带回来的人姓查,有姓无名,何安下管他叫做查老板。 
查老板的装束与道观格格不入,一袭白衫,两袖清风,仿佛白鹤误入山巅。查老板生得白净,额前有颗洗不掉的红痣,像颗子弹穿过眉间烙下的疤痕,又像一点红梅装饰一缕愁怨。小道士们听何安下说,查老板早年入过军队,杀过人,唱过戏,如今却一尘不染仿佛仙人下凡,往哪儿一站都是道风景,小道士们个个缄口结舌,这等仙人,他们这辈子都是头一次见。 
看查老板练拳也是件美事儿。架势之间风起云涌,招式漂亮,动作飘逸,无形之中稳如树根,每当小道士们看得兴高采烈,总被道长大手一挥赶回院内。 
听说查老板以前也是个名角儿,却从没听他唱过。 
“这儿,不适合。” 
查老板说。道观里边唱戏,误祖误宗。 
何安下知道,他是不唱了,听他唱的人没了。 
平日里查老板沉默寡言,清晨练过拳,用过早膳,几乎一整个时日就立在山巅的石尖儿上望着远方出神,何安下不知道山的那边有什么可以让查老板看这么久,那儿除了云雾就是山的尽头。 
可查老板却说,山没有尽头。 
何安下听不明白,趴在查老板的胳膊上,雾瞪瞪亮晃晃的眼睛望着查老板。 
查老板慢慢转过来头,忽然笑了一下。 
何安下愣住了,心里咯噔一下。可立刻何安下就慌了,小心思转来转去想不明白到底咯噔什么?忽然他想清楚了,他一直以为漂亮就是师娘,可刚才他发现还有比师娘更漂亮的,那不是漂亮,是美,美得移不开眼。 
可美又是什么?何安下又糊涂了。好在很快何安下就想起来他的问题,他正在等查老板告诉他为什么山没有尽头。 
“我跟他在山里待了很久。” 
查老板说。 
“人不在了,山还在。” 
何安下听不懂查老板在说什么,可他还继续听着。 
“他陪不了我,有山陪我。” 
查老板说。 
“我就是可惜,他之前没来过一次听我唱戏。” 
说完这句,查老板背着手,走了。 
何安下留在原地,这回他听懂了一点查老板的意思。 
晨间的雾散了,风刮过松林,遒劲的树枝拍打着节拍,像是戏院里奏起的竹板,一声鸟鸣,高亮脆爽,犹如佳喉开腔—— 
“师父!” 
何安下叫着,跑着,奔向远去的白影。 
“教我唱戏吧!” 
查老板猛然转过身,看见连滚带爬跑来的何安下。 
“我不收徒。” 
查老板说。 
“师父,师父走之前收了我为徒,可他现在不在了,你就该收我为徒!” 
何安下拿出了第一次看中荷叶鸡时不要脸的劲儿。 
查老板哭笑不得。 
“我收你?为什么?” 
查老板问。 
“因为师父走之前让我带他去找你,现在我找到你了,所以你要收我!” 
何安下不要脸得理直气壮。 
查老板想哭,却又忍不住想笑。周西宇啊周西宇,当年你费了不少功夫照顾我,所以现在就让我费工夫去照顾这小子吗? 
“哈哈哈哈……” 
查老板仰天长笑。 
何安下的眼睛亮起来,虽然他不明白查老板笑什么,可他知道查老板一定是同意了。 


------------

老规矩,只会写段子,写了一个意犹未尽,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就全写了_(:зゝ∠)_

震哥你跟天王在见面会辣么不要脸,我以后怎么纯洁地直视你们啊……


评论(37)
热度(37)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