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24集完结,赶工的制作组辛苦了。(鞠躬

开始看寄生兽是个巧合,当时十点半了一群妹子还在楼上欢乐地聊着天,眼皮子打架的我只好点开寄生兽动画消磨时间。不知不觉就看完了3集。第二天一整天的时间我都端着手机一集集地看下去,直到22集看完(当时的最新集数)。这对于我这种毫无耐性的人来说不仅是剧情上的胜利,也是一次很有趣的思考与探索。(很久没遇上这么有趣的作品了。)

也许是太专心的缘故,跑得飞快的动画剧情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理解的障碍,记得实在耐不住等待23集,我直接翻了漫画第十卷,所以提前知道了结局(有时候我在想或许当时耐住了好奇会比较好)。不管怎样,现在大家都知道了结局,所以现在再说我的感想就没有剧透啦。

右的消失:必须也是必然。让我开门见山地说:因为右是异类,所以它必须消失。(不管多少人追在后面又哭又闹说不要右离开,你不能否认即使它有了人类的思维模式,但始终不是人类。)

是的,即使右开始能够理解人类的感情,它仍然是怪物(从普通人类的角度来看)。

23集右被后藤吸收又分离出来,最后决定后藤生死时右说了一段大意是“我曾经跟后藤算是同伴,如果我杀了后藤,用人类的话说我就是杀人犯了”的话,从这里开始,右的思考模式已经毫无疑问靠拢了人类,也就是说,它已经是个“有人情味”的怪物了。

24集一开始就表明寄生兽们选择沉淀在人类之中,开始习惯人类的生活模式,右在梦里向泉新一告别,让新一一定要忘掉它,我个人的理解是右在综合了田村玲子、后藤的思考以及与泉新一相处时的思考后,发现自己不可能真正融合人类的生活,它,以及它们始终是寄生兽。所以它选择了走上另一条道路(也就是沉睡)。

与其说是右选择了离开,不如说是作者做了最好的选择。是的,我个人的理解是,岩明均老师为寄生兽们寻找了一条最好的道路,沉睡与共存,已经是寄生兽和人类可以达成的最高生存协议,岩明均始终是个富有人情味的作者,他并没有对寄生兽们赶尽杀绝,而是让幸存的寄生兽融入人类,与人类同化,然后被自然消化(寄生兽没有繁殖能力)。

就像田村玲子说的那样,寄生兽强大而脆弱,如果过分打压,它们确实会消失,但那样也会相对显示出人类的毫无人性,如果失去了人类最值得珍重的东西,那么地球过度开发与破坏会变本加厉,人类的灭绝也只是时间问题。(下场与寄生兽并没有区别)

就像我一直坚持认为的,田村玲子并不是变成了人类,而是它领悟到一点点类似人类的东西,于是它便带着这一点点的新奇与觉悟走上它为自己铺设的最好的终点。(这也是岩明均特别有人情味的地方之一,我觉得这个处理简直太赞了!)

现在轮到右。右说它与新一的沟通始终只是一个点一个点,泉新一眼里的东西与它的所见始终有着悬殊的区别,我认为这一点折射的是右与新一在本质上的不同——一个是寄生兽,一个是人类。(打比方狼可以被驯化成狗,狗听人的话,与人类共存,是人类的最好朋友,但并不说明狗就不会咬人,狗始终是狗,当它们野性大发时仍然会咬伤人类。)

右说人类就是感情丰富得多余,但这也是最珍贵的,是的,我想它可能终于领悟了“人类”这个群体存在的真正意义,所以不管它再怎么学习,求知,都与这个群体有着天壤之别,摆在右面前的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是毁灭,二是共存。而右亲眼目睹自它出现后泉新一人生发生的巨大变化,在它说着要去探寻另一条路的时候,或许内心竟存在着人类称为“内疚”的情绪也不一定呢?这点无从而知。

我无从引申相关书籍或者理论(达尔文等等),才疏学浅,只是本能地从“人性”的角度去观察,以狼和狗为例,动物在遭受危险时会本能地为了保护自己而去伤害同伴,人类其实也是一样,所以这个世界复杂纷繁却又精彩万分,因为人类更懂得思考。而所谓“人性”不就是保持在自身不受威胁的基础上么。

说到这里我对结局的处理相当的满意,这是我见过的最出彩的结局:这里是我认为全篇最有人情味(体现作者的世界观)——最有“人性”的地方——因为这里的角色都是人类。(彻底排除了寄生兽)

浦上:身体不包含寄生兽,却比寄生兽冷血残暴,以玩弄人命为乐,并为此生出凌驾于人类的优越感。

村野里美:普通人,我认为她代表的是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她对突发事物的反应就是普通人的反应。

泉新一:身体包含寄生兽,身负理性与感性交织的思考模式,过着正常人类的生活,有时无情得不似人类。

浦上问泉新一,他杀人的理由是什么?我想泉新一应该知道浦上这样问的目的,只是他不愿承认,而他也不需要承认——寄生兽杀人是为了进食,而浦上杀人是为了快活,并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净化人类。他逼迫泉新一承认自己是怪物,从而找到同伴——可是,虽然泉新一身上确实有怪物的痕迹,可他的脑子却是正常人,知道乱杀人不对,所以倒过来看,浦上是个有着人形躯壳的怪物,换句话说就是连寄生兽都不如。(杀了那么多人只是为了给自己不合理行为找个合理的理由,此病怎一个中二了得。)(漫游一下,如果是个真正反社人格的人,并不会认为自己杀人不对,然而浦上还在为自己找理由,那么他就还有感情,可又为什么会视人命如草芥呢?这真是有趣。)

最出彩的地方:里美阻止泉新一自首。我认为这里的冲突处理简直不止32个赞(我词穷了),她是个非常普通的人,经历一切危险,会担心会尖叫会疑虑,我相信她其实也知道泉新一的能力不正常,但在她心中泉始终是人类,所以她才要阻止泉自首他是怪物——有时候万丈深渊只需要一句话,如果没有她的牵绊,泉新一可能会离“人性”更远,当泉新一面对后藤举起砍刀时,已经失去母亲的他还剩下什么是他能保护的呢?答案显而易见。所以维持泉新一对自身的认知,不仅仅对她重要,对人类泉新一更是最后一道固命符。(题外话一句,我认为这里是作者特有的温情,这说明“信任”是人性中多么美好的一种情感,岩明均对寄生兽和自身的思考始终理性而富有关怀,老师请收下我的膝盖!)

结局,是一个被寄生兽寄生过的人类打败了一个比寄生兽更可怕的人类从而保护了一个他爱的普通人类,还有什么能比人类掐架人性大获全胜更值得赞美的呢?

右说,最后还是干不过你们(人类)。(指后藤被一根氯化氢铁棍干掉)

哈哈,是啊。


PS:那只举起来的手好像是左手吧。


评论(6)
热度(15)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