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灵摆

绣春刀VS灵魂摆渡 crossover beta1

存了很久的一个脑洞,闲聊的时候又被提起来那就写起来吧。

-------

话说人间有那么一群人,活着如死了一般,真的死了,却以为自己还活着——

一个晴朗的黑夜,月朗星稀,清亮的月光挂树梢,冷冽的寒风吹枝头。

黑暗里小姑娘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稍微有点胆战心惊。

轮班的夜班护士忽然起了急病被送去了观察室,只剩下小姑娘一个人留在值班室,时针与分针形成直角时壁上灯管眨巴两下光亮就断了线,房间霎时陷入黑暗,小姑娘探出头看了看黑黢黢的走廊,踏上黑色的道路去门卫室叫人修理电闸。

穿过走廊是医院的露天停车场,哪里都是黑色的。

嘎吱,有一声响动。

安静的空间里这声声响格外瘆人,小姑娘被吓了一跳。

四周无人,月挂枝头。

嘎吱嘎吱。这声音听起来又像脚步踩在沙子上,又像牙齿啃噬骨头的声音。

小姑娘只觉得汗毛倒竖。是谁?小姑娘问。

我啊。有个声音回答。

小姑娘的心跳漏了一波起伏。她看着车身阴影里伸出来一条影子,她想跑,脚却不听使唤移动不了。

吓着你了?影子问。

小姑娘说不出话。

看样子还吓得不轻,嘿。影子笑起来,明显幸灾乐祸。

搞什么gui,起码这个吓人的货是个人。小姑娘默默翻个白眼转回身,继续往门卫室的方向走去。

我说让你走了吗?

小姑娘猛然低头,只见那条影子正拦在自己鞋尖不远处,刚才还有车厢遮挡,现在四周空旷,哪有人来投下人影呢?

呀——啊啊啊啊!!!上空终于响起小姑娘的尖叫,魔音穿耳的音效,双眼圆睁,恐怖片场的妆效。

行了行了叫够了没,要是把不该叫来的人叫过来,你就麻烦了。

啊?小姑娘真坚强,不仅没晕过去,还能腾出神智反问,什么人?

嘿嘿,他们啊。黑影说。

小姑娘捏紧了制服裙下摆,紧张地四下张望,四周黑影憧憧,连个疑似穿黑衣的人影都没有,只有风在她周围打着旋。

行了不玩了,他们已经到了。

黑影蓦地腾空,一条颀长背影跳出空间,暗红的衬衫衣角在风中摆动,他一伸胳膊,没等小姑娘叫出声,身体就挂在了他肩上,小姑娘的手软绵绵搭下来,犹如囊中之物。

他转过脸,向后快速扫过一眼,一纵身便消失在黑暗里。

那张脸你们都认得,他的名字叫丁修。


*天亮了再继续*

后面的天亮了再写,大半夜的写这个后背开空调都是凉飕飕的。。


评论(2)
热度(8)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