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那些不靠谱的脑洞

脱线版 全体神经病 #作者有病系列#

京郊东山头有个丁棒槌,号称“丁·十杀无赦”,至于为什么是这么个又没品又中二的名称,只因为名称主人喜欢——史上最没品最喜欢黑丝袜(明朝怎么会有丝袜这种东西!)套头的反派,大名暂且不报,太丢脸。

这天丁老大突发奇想,这个满是男人的土匪窝里缺少一个姨太(怎么会是姨太!)镇山,于是长刀一挥:小的们,给我下山绑个压寨夫人上来,漂亮的大大有赏!

一伙人挥舞着平底锅敲锣打鼓涌下山。

副把子靳小川以手抹脸,师哥又发神经了,唉。。

靳小川不愁男婚女嫁这档子事,已经有女朋友当然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他的武疯子师哥平日里除了耍大刀就是研究包子几两肉才好吃,忽然梅开枝头动了春心,靳小川摸着鼻子冷笑,真绑个女人上来估计也是飞刀扔苹果的命。

土匪办事效率就是比官差高,京城榜上贴的剿匪公告过去十数日,被小孩撕去一角,剩下的白纸黑字随风鼓动,像是吹破了的牛皮贴在墙上,还没等土匪们乔装进城,就在山脚下发现俏嫂子一枚,刚下山就拎着大麻布袋子回到山上,大布袋子往丁老大面前一扔:大王!(怎么又成大王了!)抓到夫人了!

丁老大解开麻绳,大口袋落下去,中央现出个人来,手下们搓着手等待老大的赏评,一个个睁大了眼,仿佛面前吊着500吊铜钱。

这个……

丁老大发话:这个……

一句“这个”重复了两遍,手下们一个个屏息凝神,等待丁老大下文。

这个女人不错!我喜欢!

丁老大拍板,手下们欢呼雀跃,拥抱流泪!

靳小川用力扒开人群,从缝中一看,又抹脸:这他妈是个男人好么师哥瞎就算了你们都瞎啊!

没等靳小川去扒丁老大的新衣,被绑上来的俏嫂子哗啦一抖外皮,红色的雪纺纱披肩掉落下来,露出半张带着两撇胡子的面庞来,正在放枪鸣炮欢庆嫂子过门(等等哪里来的枪哪里来的炮还有什么时候都过门啦!)的土匪们霎时间安静下来,背景像是从觥筹交错切换到坟间地头。

丁老大眨巴眨巴眼,众人也眨巴眨巴眼。

靳小川继续抹脸,我就说是个男人了啊!(谁说不是男人了啊!)

红盖头也眨巴眨眼。

我说……

丁老大的声音打破寂静。

你的胡子跟我一样也。

扑通,靳小川捂着差点撑破胸口的肺倒下去。拜托你他妈该是这种反应吗!!

众人跟着点点头,对哦对哦,俩撇,好性感!

靳小川吐出一口血,不光瞎品味还差!

红盖头摸了摸腰,空的,忽然想起来佩刀没带,暖香阁里出来的时候里边妹子说穿了我的衣裳还带着刀,不就破相了吗?于是那口刀还躺在暖香阁窗前的台子上。

糟糕了。红盖头摸完了腰又去摸腿,掀起来红纱裙摆,一只手探进去左一下右一下,完全没注意到四周几百只眼睛也跟着那只手左一下右一下,红盖头在找绑在腿上的小弩弓,几百只眼睛在看免费白大腿。

弩弓终于掏了出来,回头一望绿莹莹一片,吓得红盖头一哆嗦,这么一抖红纱布掉下来,终于让人看清了到底长啥样——

靳小川的脸像个瘪核桃,眼珠子动了动:撤回前言。

丁老大一开心就去搂媳妇(什么时候成媳妇了!),没等色狼蹦过来,红盖头做了一个标准的不许动动作:别动,举起手。(皇家警察穿越啊你!)

靳小川翻个白眼,是不是还要呈堂供证啊?(怎么你也穿了啊!!)

丁老大笑嘻嘻:就这玩意你想怎样啊?

红盖头低头看了看,丁大壮伟岸的阴影下袖珍小弩渺小得可怜,红盖头停滞了一下,跟丁老大大眼瞪小眼。

你来我往瞪了两圈,丁老大腹诽: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凭啥他比我漂亮?不开森!

红盖头做了个谁也没想到的动作:红裙子拉起来,白大腿露起来,刷的一声抬起来,一招螳螂扫腿蹬得丁老大八丈远!

围观的土匪们掌声雷动:好腿!好腿!

靳小川扶着墙稀里哗啦呕血:我说你们看到自家老大被打该是这种反应吗!还有好腿到底是什么好啊喂!

丁老大摸摸鼻血站起来:好腿!

噗嗤!靳小川喷出一小口血。

光白嫩滑,丝一般的感觉!丁老大如此评价道。

噗哇!靳小川喷出一大口血。

都被打了关注点还错成这样是真的瞎啊!(再喷就失血过多了啦!)

去把人抓起来啊!关键时刻靳小川一声吼。

土匪们一拥而上,按住红盖头。

不知哪个缺德的喊了一嗓子:起嫁!送洞房!

随着不速之客的到来,丁老大枯燥的山头生活到此结束。

相遇·完

关于靳小川的女朋友

这是个凄美的故事:靳小川是棒槌山的副把子二当家,平时没事吐吐大当家的槽,挨挨大当家的揍(靳小川:我反对!丁老大:胸口碎刀鞘。靳小川:扑街。),有一天被揍不开森下山去玩,横跨山头时扯着了蛋蛋,这时候路过一个采草药姑娘,于是他们成了朋友。
 完(喂这是什么鬼故事啊!说好的凄美呢!还有这就完啦!!)

关于丁老大的洞房

它真的就是个洞……

丁老大:怎样?我的洞好看吧!

沈二莲:你是狗吗?

遂开打。才怪。

丁老大抹着眼泪:你居然不喜欢我的品味,人家的自尊心收到了打击,55555……

沈二莲叹着气虎摸肚毛:乖哦,不哭,我不嫌弃你……

丁老大摇尾巴。(怎么会摇尾巴啊喂!!)

关于红盖头

沈二莲:到底最初是哪个混蛋出的馊主意让我扮女装啊!

靳小川:拜托有你这样胡子都不剃扮女装的吗!卧底也卧底得有诚意一点好吗!

丁老大:我喜金刚芭比这一款的。

靳小川:噗哇……

@笑红尘 这就是两个恋爱白痴的故事……最近实在太忙了中间断掉后就忘记要写什么了orz 雷到不要怪我(跪

都不好意思打人物标签了,随便看看乐呵乐呵就好……

评论(7)
热度(21)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