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消遣一下

卢剑星家的猫养了十几年,据说成精了。那时卢剑星家尚穷,小黑猫没事儿刨个坑扒野菜或者下河捉鱼打牙祭,有时候还会起到夜犬的作用,防火防盗防栽赃。

那天夜里百户张英突袭,火光之中黑猫一跃而起跳到百户肩头,张英以为被猫亲近,伸出一只手指去逗,谁料尖牙利齿的小畜生张嘴就是一口,咬得百户食指一圈血红,百户吃疼,骂骂咧咧甩手,腰间檄文掉在地上,被黑猫一口叼了放在卢剑星面前,老卢一看,差点跪下:百户大人,这是为何?我卢剑星安分守己,怎么可能做出贪污枉法这种事情!

胖百户拍着三层肚子说:我还什么都没说你就怕了?心里有鬼?院里下来的文书既然给你看了,就跟我走一趟!

这时候黑猫干了一件谁也没想到的事,它跳到了张英背后武总旗的肩上,纤瘦的黑影像把剪刀裁开了武总旗黑色领口,银灿灿的东西顺着走形的腰线掉下来,惨淡的白领翻露在外,像极了此时武总旗的面色,林冲夜奔的闹剧就此收场。

不速之客散去,卢剑星惊得目瞪口呆,摸着脑门说这小东西真是精怪!末了抱起黑猫来,黑色的小东西伏在臂弯里用湿润的鼻子蹭了蹭卢剑星贴过来的鼻梁,当做打了招呼。

后来有一日黑猫忽然不见了踪影,卢剑星早朝回来遍寻不到黑猫,急得把卧室书房翻了个底朝天,家里仆从看他恨不得掘地三尺,小声说大概是时限到了,猫这种东西时候到了就会自己悄悄找个地方……

话没说完就被卢剑星打断,卢御使指着下人鼻子,手指都在颤抖:它不是东西!它……

仆从吓弯了腰,可刚直的眼神分明在说:不是东西是什么?

卢剑星语塞,不是东西,是什么呢?二十年来它枕边在卧时,他从未想过它是什么。

最终无人知道黑猫去向,它就这么消失了。

卢剑星让仆人下河抓来一条鱼,就着葱烧了,摆在书房窗台,那曾经是黑猫最喜欢待的地方。卢剑星期望着一睁一闭眼之间那条鱼会不见,后来那条鱼真的不见了,卢剑星大喜过望,奔上去一看,窗台下青花瓷盘碎裂一地,锋利的裂缝仿佛割开碎瓦之中的烧鱼,原来是让风带下去了。


外传 

老卢家有三宝,黑猫鲶鱼花皮袄,黑猫是黑猫,鲶鱼是鲶鱼,花皮袄是花皮狗。

黑猫鲶鱼花狗的关系是这样的:黑猫花狗是朋友,鲶鱼没事就跳出水面扇花狗的耳光,然后被黑猫一爪子拍回水里。

鲶鱼住在卢家前院的大水缸里,四周开满翠绿的浮萍花,看得出来很久没换水,鲶鱼住在里面很荡漾,房子够宽敞,没人和我抢。其实也不可能有人跟它抢,谁见过住水里的猫和狗?所以鲶鱼注定孤单。

扇花狗的耳光就是因为看不惯它跟黑猫玩得起劲,鲶鱼不高兴人家玩的开心不带它,可事实上也没办法带它玩,谁见过可以跟陆地上猫和狗玩耍的鱼?所以鲶鱼注定忧郁。

黑猫对鲶鱼态度其实尚可,至少世上不吃鱼的猫就这一只,虽然经常一爪子下去拍得鲶鱼头晕眼花,可也得说声谢不吃之恩。

花狗性格比黑猫乖巧,没老卢的命令绝不咬人,也从不撒野,每天除了护院子就是逗黑猫,忘了形去逗鲶鱼,自然又要被鱼尾巴好一番招呼。

老卢的院子里每天柳绿花红,作诗一首:

一对猫狗一对基,

一只鲶鱼独叹息,

花前月下不倜傥,

狗不如猫被鱼欺。

横批:一家不亲


后记:一只15岁老猫离家出走的树洞有感。ID744142

评论(6)
热度(25)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