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虞美人

江湖再见之虞美人。呸,哪里那么文艺,就是三弟上二哥。

靳一川×沈炼。18N


→版1(柔和)

他动了一下头,长久不动的胳膊酸疼,双臂被缚在背,胳膊拧着擦过腰际,他眨了下眼,目光里透着难过与迷茫。不远处发出几声轻微的响动,他侧目看去,靳一川的身影走进视线。

靳一川蹲下来,扶起沈炼低垂的头,喂给沈炼水喝。沈炼凌乱的发丝撒在靳一川指间,那是千丝万缕不解的心思与哀痛,青丝散乱,沈炼别过头,不去理会靳一川端在眼前的水壶。靳一川垂下眼,知道沈炼心中有气,仰起头灌下一大口水,便扳过沈炼一侧的下巴,嘴对嘴喂他喝下去。

两唇相靡,水声涣散,沈炼一双明亮的眼在靳一川的背叛之下失却了神采,任那双手扣住自己的颈,随水流潺潺流过唇舌,落入无底的黑暗。

靳一川吻着沈炼的唇,温暖热忱的唇吮舐淡漠冰凉的唇,靳一川心底的希望在唇间的相濡以沫中绝望而热烈地进攻沈炼紧扣的心扉,温润的气息在两人交错的鼻间弥漫,沈炼被迫着扬头接受靳一川的亲吻,又承受靳一川紧紧相贴身前的重量,细短的气息如梗在胸间,忍不住发出几声难受的呜咽,“呜……”

沈炼的齿贝紧闭,靳一川不得不放开紧紧扣住沈炼的手,沈炼喘息着,得到自由的目光寻找着焦点,不由自主抬起眼,正好对上靳一川墨玉一般的眼瞳。

细长的眸子收缩了一下,便触电般侧过脸,靳一川心中一凛,禁不住伸出手强硬托住沈炼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沈炼并不挣扎,只是避开双目不去看他。

靳一川叹息,“二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炼并不说话,垂下眼帘久久不语,靳一川也不放手,他要等着沈炼的反应,是好是坏他都乐意承受,唯独就怕他的二哥不表态。沈炼的脾性,他太清楚了。不说话即代表着沈炼永远不再相信他,这结果,靳一川不敢想。

靳一川等待着,心尖如置刀口,时间一点一滴如血液流淌,沈炼倔强,靳一川不得不装出更加刚硬的态度来消磨沈炼的意志。办理反贼一案,沈炼带队至山间遭遇埋伏,所有人马全军覆没,靳一川趁乱打晕沈炼交给反贼头领,沈炼醒来见到自己五花大绑,靳一川正在与反贼首领交涉,眼神之中的痛惜与愤恨交织,如网般罩住靳一川的心,沈炼向他投来那一眼,便不再理他,靳一川心疼却无奈,只能看着沈炼安静顺从地被反贼手下扔在封闭的石室里。

如今终于逮到一个空档,靳一川怂恿反贼首领,说京城南面有围墙破损正在修缮,可以由此入京,趁着首领带人去勘察,靳一川哄过守门人来看望沈炼,却得到冷淡回应,本也是意料之中,只是靳一川不甘心就这样被误解,拼着穿帮的危险,他也定要沈炼,他的二哥,再看他一眼。

终于,沈炼的眼睫抖动几下,重新抬起来,失神的眼仁望着靳一川,似乎在问:如果不是我想的那样,那么是怎样?

靳一川眉梢舒展,他的坚持终于换得沈炼回应,连忙附在沈炼耳边,将自己的计划一一告知,沈炼无神的双目骤然明亮,仿佛点起一盏心灯,照亮未知的途径。沈炼暗沉的面部流动起柔和的笑意,低低唤一声,“一川……”靳一川俯首,沈炼柔软的唇瓣贴合过来,印在靳一川唇上。


→版2(凶残)



→版3(后续)

没有后续了。完


评论(7)
热度(41)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