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你是我的

#作者不要脸系列# 靳一川×沈炼 18N

是的,我被大三拆了三二,我哭了几个星期,哭完了收拾起BLX继续割大腿肉喂自己。连我自己都不写,谁给我写?我爱的,谁都改变不了。
----------
夜里寒凉,沈炼抬头望一眼天上的新月,不自觉缩缩脖子。其余的人都散布在各处,一队人分马散开来躲在屋后或者树丛中,苦苦等待目标的出现。


靳一川带着几个力士在房顶做好隐蔽,趴了半天不见动静,便悄悄跳下墙根,沈炼的身影没在屋檐投下的阴影里,他凑过去,挨在沈炼身边。

怎么了,一川?沈炼问。

呃没事儿,二哥你冷不冷?靳一川说着,搓搓手。

黑暗里沈炼轻轻笑了笑,拉起靳一川的手握在掌中。一会差办完了,去喝点酒暖暖身子。

沈炼的肩上垂着帽冠的两根带子,靳一川将它们拨弄到一边。

一会儿差事完了,去喝酒的话……靳一川犹自想着心事,忽然四周火焰亮起,燃烧着的火把映亮了半边天。四周埋伏的校尉力士们一拥而上,摁住了落网的目标人物。

还未到半夜就办成了差事,简直少有。沈炼松口气,差一人去向另一边埋伏的卢剑星报信,举起手招呼手下人马回府衙点卯。

二哥!靳一川叫一声,跑过来搂住沈炼肩头。我……

沈炼抬起头,一对细长眸子在靳一川的眼中闪动,怎么了一川?

被问的人堪堪应了一声,垂下头。沈炼见靳一川无精打采,便推了他一把。是不是累了?要不你早点先回去休息,我替你点卯。

哎,好。靳一川眨了眨眼,答应一声,不一会颀长的背影就消失在夜色里。

沈炼带领手下与卢剑星汇合,一行人回到府衙点过卯,便卸了装甲各自回家休息。

夜半,沈炼换回便服走到家门口,打更的人正提着小铜锣巡夜,铛铛之声响彻街头巷尾,在静谧的月色中撒落一地刺耳回音,沈炼推开门走进屋里。

白色的月光中沈炼看见桌上放着个酒坛子,他忽然想起之前与靳一川约定办完差就去喝酒,看样子靳一川今天又他家来借宿了。

靳一川听见响动,探出头。哎二哥,你回了。

嗯。沈炼应着,一边脱去厚重的外套,北京的天气干冷,不握武器的手在冷空气里呆久了有些不灵活,解开衣扣的动作都有些不顺畅,沈炼甩了甩手。忽然一双手伸出来抓住他的手,沈炼微微有些冻僵的手被收在合拢的手掌中,暖暖的,好像已经放进被窝里。


靳一川抬起脸,二哥,冷的话快上来吧。

黑暗中,床上人的眸子闪亮,像只猫儿盯着沈炼。

沈炼脱去外衣外裤,便被床上被窝里一只手拽了上去,沈炼的身体打个滚扑在床间,靳一川的双臂从身后伸过来,好像抱着只大型的动物,将他抱在胸前。

一川,你……沈炼有些犹豫,身后人热乎乎的气息喷在脖子上,有些痒痒的,和着酒的味道,沈炼皱了皱眉,这小子莫不是喝多了。

靳一川的脑袋贴着沈炼的脖子根蹭过来,伸出舌头舔舔厚厚的耳垂,沈炼缩了缩脖子。

别闹,一川……沈炼还想再说点什么,嘴唇就被堵住,温热的舌尖描摩着他的唇线,轻轻往里一顶就撬开了双唇,两舌交织缠绵,沈炼还来不及反应,气氛就升起了温度,匆忙间落下轻轻一声喘息,唇齿间被闯入得更深。

趁着意识还清明,沈炼推了一把靳一川,手指尖触碰过的躯体燃烧般炽热,像个加了柴火的碳炉子嗤嗤散着热气,沈炼的身体一抖,隔着里衣有只手探了进来,恶作剧似的游览他的身体,前胸后腰被摸了个遍,沈炼捂住发烫的脸,靳一川的手像支羽毛,深深浅浅撩拨着他的欲望,沈炼一扭腰,忽的抓住靳一川被子里的手,再晚一点,马眼就要吐出水。

沈炼想说话,他想说明早还要点卯,靳一川的膝盖像是知道他的想法,顶住他的小腿往前一推,被子里的双腿就被分开,靳一川的身体吸附在沈炼背后,身体的热度融化了沈炼最后的防线,沈炼闭上眼,看来今夜是逃不过去了。

双腿被人按住,张开成迎接的角度,靳一川进入得很慢,一寸寸往里探究,动作轻得像是在照顾沈炼的羞耻心,这种难以启齿的快感已经不是第一次,可沈炼依然会在欲望高涨时捂住双眼,青涩得像个不经风月的少年。靳一川尤其喜欢这时羞涩的沈炼,每当他抽插加速,沈炼总会弓起背,抓住他的双臂,一双眼含着水光,不知是求饶还是欢愉,见惯平日里沈炼冷淡凶悍的模样,这时总会让人生出一种驯服猛兽的征服感,靳一川俯下身,亲吻沈炼干涩的唇瓣以及耳窝。

高潮将要喷涌之时,靳一川一口咬在沈炼光裸的肩上,留下一排红色的印记,仿佛宣誓着所有权。沈炼缓缓抬起双臂,挽住身上那人的脖子,靳一川的牙印刻在肩上,沈炼拉起被角,遮住沦陷的标志。

月亮西沉,晨间满枝头的麻雀聒噪不断,日光透过窗棂照进屋里,桌上密封酒坛的红巾鲜艳刺目,那是一坛从未开封的酒。

一片喳喳吵闹声中靳一川睁开眼,沈炼的气息均匀,还靠在自己身边熟睡。目光触到沈炼肩上暗红的牙印,靳一川弯起嘴角,双唇覆住那片暗红,落下一吻。


评论(10)
热度(53)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