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药香

#作者不要脸系列# 靳一川×沈炼,18N

-----------

靳一川从府上出来就有些不对劲,走路往前倾着身子,看起来不像走路,倒像是亦步亦趋往前往前蹭。卢剑星大手一挥带着众人呼啦啦上山搜人,心里装的是上面委派的任务,不曾注意过靳一川的变化,自行翻上马就往城门的方向追去。沈炼的心细,他看见靳一川走路痛苦,便过去拉住了靳一川。

“一川,你怎么了?”沈炼问。

听到沈炼的问话,靳一川发白的面上更是褪掉一层颜色。“我没什么,二哥。”靳一川答着,身上却是越来越不自在,连忙拉过一匹马翻身上去。

沈炼见靳一川不肯说什么,便也不再问,随着人流一起往城外奔去。

一群人马追到磨石山下,天色将暗,天边灰色的流云翻滚,广阔的天际拉下了黑纱似的帷帐,卢剑星抬头看了看天,老天不作美,这是要下雨了。

“快!都快些上山!”卢剑星扯开喉咙喊着,“都快一些!要下雨了!”

手下数十校尉力士闻声鱼贯涌入山间,黑压压的人流劈开了前行挡路的树枝桠杈,抬头的人熟练地砍断手边枝条,一面快速往山上奔走,干的这行名字好听,称作锦衣卫,平日里做的却都是体力活。

卢剑星对此并无怨言,他自小便被要求承袭父亲官职,待到当真干上了锦衣卫一行,卢剑星早已适应。沈炼也一样,在他的思维里,做什么都一样,当锦衣卫对他倒是个约束,也省得活得太随性。只有靳一川,自己的出身自己清楚,本以为摆脱了过去昼伏夜出的生活,入了官职便能走上另一条阳光下行走的路,却发现自己的想法太简单了。

想不到官宦人家也有喜好用药香的人,药香多是强盗小偷上门取财避不开人时才会使用的东西,正道名臣家竟也有这种玩意,靳一川感到心间凉了一截。那屋子里气味甜腻,靳一川甫一进去便退了出来,别人不知还当是焚香,靳一川心下清楚,这东西多一点都能迷醉人。沈炼刚要进去,靳一川伸手一把拉住他。

没待沈炼发问,先行进去的力士便倒下几个,沈炼心知不妙,连忙召唤了卢剑星,手臂一挥让手下抓住府里所有仆从,不等严刑拷问,女眷们就已吓晕大半,剩下的那个抖抖索索指了指遥远的山尖,黑色的罗刹们立刻涌出府邸。

靳一川本以为自己早已百毒不侵,却仍是着了道。虽然他退出的快,却不免仍然吸入一点香味,可这药性奇怪,靳一川并未感到疲倦,却是越来越兴奋,思维想法如刻印般清晰,身体像是被沸腾的水驱使,兴奋得每个毛孔都冒着热气,只想挥起双刀杀个痛痛快快。

靳一川不知道,此时自己的一双眼睛闪着不正常的光亮,从不远处看去,简直像狼一样。沈炼走在他身边,不由微微皱起了眉。

人群冲入山腰便被杂乱无章的树木岩石冲散了队伍,人群凌乱地散落在乱石灌木之间,卢剑星不知去了哪里,沈炼无暇顾及,眼下他一直跟着靳一川,他知道靳一川不对劲,紧紧跟着只怕出事。

天色越来越暗,不过未时刚过,天色竟暗得像是入夜一般低沉,靳一川抬头看了看天,心里越发苍凉,自出了府上他就一直靠着意志强撑,到现在他感觉身上的血液沸腾一般疯狂奔流,全身神经紧绷血脉贲张,血管里仿佛游进了大批的鱼群在摇头摆尾,他已经不舒服到了极点。

这不是普通的药香。靳一川咬牙,那些倒下去的力士怕是凶多吉少,再也醒不来了。这如流萤一般的人命,我做盗贼且讲道义,朝庭里的命官竟也下毒手暗害他人,天地不仁万物刍狗,几条人命又算的了什么?靳一川忽然愤怒起来,挥起拳头狠狠砸向树干,树顶刷拉拉一阵抖动,像是被树下这人的凶狠吓破了胆,洒下一地哀怨的落叶。

沈炼跟在靳一川身后,眼看着他一下又一下挥拳砸着树干,急忙扑上去拉住靳一川。

“你在做什么!一川!”沈炼抓着住靳一川肩膀,神色间又焦急又担心,眉头越皱越深,他已经联想到靳一川失态可能与刚才府上的房间有关,刚才是靳一川拉住了他,随后便倒下了几个人,他虽没进去,但也知道里面一定有问题。

“二哥,放开我。”靳一川一抖肩,甩开沈炼的手。现在的他只觉得愤怒,愤怒他的出身,他的选择,他将面对的未来,本以为走出狼窝,却又进了虎口。

沈炼无从知道靳一川的想法,在他眼里,现在的靳一川像只被烧红了双眼的困兽,护食一般凶狠地瞪着自己。这样的靳一川太可怕。沈炼不晓得靳一川究竟怎么回事,不管怎样,至少现在得先将他送回去,不然可能会闹出更大的乱子。

沈炼又伸出手,想抓住靳一川的手。“一川……”沈炼轻轻唤一声,试图平复靳一川恼怒的情绪,却没料到靳一川的精神变得更糟。

“我说不用管我!”一声嘶吼响彻林间,沈炼不由愣住。对面的靳一川也愣愣看着沈炼,似乎在质疑刚才自己的举动。沈炼心下清楚麻烦大了。

沈炼不再犹豫,冲上前打算强行带靳一川走。还未等他到近前,便被靳一川抬起的双刀逼退到一边。

“一川!你这是做什么!”沈炼急道,他从未想过顺良的三弟有一天竟会对自己刀刃相向。

靳一川不语,依然保持着蓄势待发的姿态,轻薄的刀翼盘旋在手中,仿佛他面对的不是日夜共事的二哥,而是可以随时开膛破肚的敌人。

沈炼无奈,却如何也拔不出刀来,他做不到向着自己的兄弟挥起刀刃,只能急切地呼唤着靳一川。

“一川,一川!”沈炼的声音急切,声声泣血。

靳一川却似充耳未闻,提起刀俯冲过来,锋利的刃尖自沈炼眼前划过,沈炼堪堪避过,慌乱之中退后几步,一脚踏空,倒栽了下去。

沈炼的身体滚落山间,他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堆枯叶乱石裹挟着往山下滑去,张牙舞爪的枯枝飞过他的头顶,沈炼一惊,抽出刀想要靠蛮力爬起身,却已来不及,猛然撞在一颗老树巨大的树干上,那着力的地方偏是不偏不倚正砸在沈炼脑侧,沈炼只觉得眼前一黑,竟失去了一瞬的知觉。

猛烈的震动几乎敲碎沈炼的脑袋,沈炼扶着树干,动作迟缓地爬起身,浑身散了架一样的疼,刚才的撞击太过强烈,眼前仍是模糊一片。远处传来靳一川的声音,“二哥!”

靳一川踩着枯枝落叶一路追着沈炼也滑了下来,沈炼在他的眼前摔了下去,让他狂躁的脑子有了一瞬的清明,急忙收起了刀。刚才那是我吗?靳一川心中猛然一惊,眼下心里还系着沈炼,来不及细想就追了下去。

靳一川走近了,看见沈炼的那把刀横卧在远处,刚才的一震之下沈炼虎口震得生疼,刀也脱手而出,甩出了数十丈远。靳一川急忙查看沈炼,沈炼的额边划开了条血色的口,像是条血红的舌头向靳一川做着鬼脸,靳一川又惊又急,连忙俯身去看沈炼,沈炼还在余震里晕晕乎乎睁不开眼,靳一川抱紧了沈炼双肩,使劲晃了晃,“二哥!”

沈炼缓缓抬起手,搭在靳一川臂上,“不要晃……”

靳一川一只手穿过沈炼腰际,环住沈炼的腰,“二哥,我扶你起来。”

“一川,那个房子里有什么?”沈炼轻声问。

“那里面……”靳一川犹豫了一下,说了实话。“是药香。”

沈炼轻轻点点头,任由靳一川托着自己站起身,他的头疼得厉害,但是听起来靳一川已经恢复了正常,沈炼一颗心落定。

沈炼靠着树干站了一会,神智终于恢复清明,转身去找掉落的刀。

靳一川见沈炼转过身,单薄的后背暴露在自己视线里,鬼使神差伸出手,使劲一推那把瘦削的肩头。

#cut#
后续:三弟不算特别温柔的上二哥。 18N,看与不看自选。

cut部分是靳一川又把沈炼推下了山,遇到逃走官员的仆从很凶的要了人命,沈炼甚至拔刀都没拦住,靳一川承认自己不对劲,沈炼帮他看看,看着看着就不好了。(我懒,不想写了)

评论(2)
热度(41)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