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暮云泪

前:段子4 段2 后续。虐与QJ注意。 

虐文,不是不会,是不愿写。写了心疼。

-----

沈炼眼见丁修把着长刀走过来,心里莫名一惊,抬起执刀的手横在前胸。

丁修带着微笑越走越近,沈炼看得清晰,一张笑面中的眼里尽是杀伐的冷酷以及攫住猎物的得意,而他的猎物,就是自己。

沈炼再也忍不下去,提着刀冲了上去。

不了解对方招数竟也敢冲上来,果真是不要命的打法。丁修冷笑。手腕一转,分量沉重的刀柄就隔开了沈炼的劈砍,回手顺势挥起狭长的刀刃直取沈炼小腹。

沈炼急忙抽刀到挡在身前,两刃相撞,划出刺耳的蜂鸣,若这一下避不开,必定已经肠子脏腑涂满地。

丁修冷笑。“你打不过我。”

沈炼也变了脸色,细长的眸子里明暗不定,仿佛风中烛火。

手中刀是沈炼最后的安全感,如果不往前冲,他又能怎么做?沈炼的刀又一次挥起。

丁修的招数不难看破,刀法路数浑然天成,横劈挥砍动作简练却杀伤力无穷,沈炼心下清明却无奈找不着破绽,只得苦苦缠斗。

再拆几招,丁修的动作已被沈炼学了个七七八八,回身一个斜刺,丁修急忙挺身避开,衣料被扯开一条裂口,沈炼一跃退到几尺之外,冷冷看着丁修。

丁修精亮的双眼盯住沈炼,一张脸兴奋得几近疯狂。

沈炼不知自己已经挑起了丁修的嗜血欲望,此战不见血,将无散场。

丁修提刀俯冲过来,未等沈炼完全避开,狭长的锋刃便笔直当头劈下,接二连三,沈炼举刀闪避已是极其辛苦,可丁修的力道之重仿佛抡起的是锤,沈炼右臂被震得发麻,紧握着刀柄的双腕已然麻木。

沈炼咬紧了牙,他依然没找到丁修的空档,再这样下去他将无法抵挡丁修的攻击。

丁修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瞬,沈炼内心的动摇。自少年起就开始的杀戮生涯让他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猎物的表情,恐惧,害怕,疼痛或者哀求,丁修欣赏每一个临终的表情,丰富得令他感动,作为回礼他通常会一刀结束他们的痛苦。可沈炼明显不同,他没有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面对临终的情绪,他知道沈炼并未死心,他在等待,等待求生的机会。

这打死也不放弃的德行倒挺有趣。丁修笑起来,残忍而愉悦。想要一个反扑的机会?我给你。

沈炼死死抵住的刀刃忽然一轻,得到一瞬的空间,沈炼立刻挥刀直指丁修咽喉,丁修微微侧过身避让,手腕斜斜地一抖,冰凉的锋芒轻巧穿过胁下直直插入了沈炼的肋骨之中,沈炼还未反应过来,一口血已经喷薄而出。

绣春刀摔落,绝望地碰撞在地,血珠顺着沈炼瘦削的下巴滴落,鲜艳的血色汇成一道河,流过苍白的下颌。

丁修蹲下来,拍拍沈炼的脸。“我早说过你打不过我。”

沈炼跪在地上,温热的血顺着刀刃不断往外渗涌,身体里冰冷的金属犹在,沈炼痛得说不出话。

丁修的力道有分寸,伤及内脏却又不致死,拿捏人命,丁修比沈炼更有经验。丁修有些好笑地看沈炼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连拔出刀的力气也没有了。

“我刚才想干什么来着?”丁修抓抓头,装模作样转转眼珠像是在思考。

“哦我想起来了,刚才我问是谁教的你功夫。”丁修捏住沈炼的下巴,抬起来。“怎么样,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沈炼的齿间一片艳红,他想说话,却呕出一口血。

丁修嫌弃地皱皱鼻子。“我在问你话,别跟我那个师弟似的吐血给我看。”

沈炼咬着牙,丁修并不拔出刀,金属的异物撕扯着沈炼血肉,每一下呼吸都混着血腥,现在让他说话,无异是一种折磨。

丁修眨眨眼,勾起嘴角笑得温和灿烂,他知道沈炼被伤及肺脏,现在不可能说得出话。“我早说过,沈大人,拷问这种事情不是只有锦衣卫才会的。”

沈炼闭上眼,丁修此话果然当真。

丁修捧起沈炼的脸,对上沈炼刻意避让的眼神,“沈大人要是不肯说,那我只好换个方式问了。”

长刀被拔出沈炼的身体,丁修抽出刀一甩,漫天血色。

沈炼伏在地上,身体在疼痛中不停抽搐。痛,意识里唯一剩下的就是痛,沈炼一只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捂住创口,血流奔涌,红色浸透指间。

丁修把玩着刀,在沈炼跟前来回比划,似乎在选一个好看的杀人角度。

沈炼抬起头,喘息着挤出几个字。“……杀……随便……你……”

丁修看一眼一脸生无可恋的沈炼,笑弯了眼。“沈大人想多了,干嘛要杀了你?”

刀尖插入沈炼放在地面的手,金属划开皮肉,切开骨骼,沈炼的手背开出一朵艳丽血红的花。

“啊!……”沈炼终于发出第一声惨叫,声音闷闷的仿佛堵在嗓子眼。

沈炼缓缓抬起头,恨恨瞪着丁修,伤害他的人却是一脸无辜。

“沈大人,你早说不就不用这么痛苦了,现在说也来得及哦?”丁修说。

沈炼咬牙,“你想……想怎样……”

丁修莞尔,忽然拔出刀,沈炼的身形一晃,刀尖顺着刚才的创口再次钉入地面,沈炼痛得呲牙,他忽然懂了丁修的意思,心间一片凄凉。

当真山野流寇也是刑审专家。沈炼惨笑,这种手法他过去用了不少,没想过有一天会被用到自己身上。

丁修见沈炼笑起来,也是嘿嘿一笑,这人怕是疼疯了吧,真有意思。

沈炼的面上惨无人色,唇间一排妖冶齿痕,笑靥凄厉,“丁修……”

见沈炼唤他,丁修配合地挪近身子,几乎能与沈炼脸碰着脸。

“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沈炼忍着痛,一字一顿说完,瞪着丁修,等着他下一轮的折磨。

不知是玩尽兴了,还是觉得无聊了,丁修收起了刀。

丁修提起袖口,擦过刀尖的血,笑吟吟看着沈炼。“沈大人,今天流了不少血,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养身体啊?”

沈炼转过脸,不去看丁修。

丁修也不在意,抬起长刀收回刀鞘,转身就走,临走不忘打一声长哨作别。

见丁修走远,沈炼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瘫倒在地。

远远的丁修的声音飘过来,“你不说没关系,我去问问你大哥,或者去问问我那个师弟也可以。或者,好像还有个什么姑娘,我去问她也可以……”

丁修!你住手!沈炼想叫喊,干涸的喉咙没能吐出一字一句,只能在心里疯狂嘶吼。

沈炼的额上布满细密的冷汗,痛得青筋暴起,无论他怎样用劲也爬不起来,越是急躁,越是事与愿违。

不知用了多久,一片血泊中,沈炼最终摇摇晃晃爬了起来。



评论(20)
热度(20)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