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俩段子

只是两个段子,没有文。


1

七年前一个黑夜,丁修悄悄摸到齐家巷的第二间屋子,打晕了沈炼。

黑夜中沈炼在丁修的禁锢下一阵扑腾,像只猫一样乱抓,丁修仗着蛮劲抢过沈炼手中的刀,只一下就敲晕了这个消瘦的男人,打横抱起来扔上马就走,连屋子门都懒得关。

丁修要拖着沈炼去塞外。有关边关进军的传言真真假假,如果不是在某一天跟着马贼见到一窝金军兵将,丁修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沈炼。

沈炼还在苏州啊。丁修想起来,毫不犹豫杀了马贼,骑上抢来的马立刻踏上了南下的征程。靳一川的下场,丁修想都不愿再想。

没多久沈炼就醒过来,差点将丁修踹下马,他要回去找那两个姑娘。

丁修嗤笑,就是找到她们也不会跟你走,都是拖家带口的人,就你没人要。

沈炼无话可反驳,两只手抓紧了马鬃,指节发白。

几多日过去,丁修如愿将沈炼带出关,两人面前是一片大漠,凛冽的风打在脸上,像是被磨皮一般的疼,丁修抬手摸摸脸,一脸的沙子,

久经边塞气候,丁修早已习惯了风沙的肆意妄为,可沈炼自江南初来乍到,过惯了和风细雨,一时不能习惯这样的狂风沙暴,伸手在衣服里摸索半天,搜出一块手巾来。

丁修眼角的余光瞟到沈炼手中的帕子,乐得哈哈直笑,还舍不得你的周妙彤。

沈炼瞅了一眼丁修,伸手用帕子擦了擦他的脸。

丁修愣了愣,沈炼说,把脸擦干净点,不然我都看不清了。

狂风过境,沈炼的话语淹没在风声里。

丁修抓起沈炼,两人一马,慢慢越过沙漠。

 

2

沈炼喝多了酒,拿起手机拨号码。

苍白的手在屏幕上比划了半天,最后指尖落在一个号码上,拨通了电话。

不一会门厅里就有了动静,沈炼稍稍侧过脸,看见丁修探出半个脑袋。

丁修看着满地的空酒瓶,蹲下身拍拍沈炼的脸,喂你还好?

沈炼垂着眼皮,微微哼了一声。

丁修开始脱衣服,先脱上衣,衣服的扣子多,解起来麻烦。

沈炼抬手拉了拉丁修裤子,不要脱。

丁修不脱衣服了,敞着上半身坐下来,靠在沈炼身边。

大半夜的叫我来又不办事,你当我免费的?丁修点起一根烟,随意地叼在嘴边。

沈炼修长的手指在丁修眼前晃过,嘴边的烟就被接了过去,沈炼抽回手里的烟,放到嘴边深深吸一口,吐出一片白雾。

丁修靠着墙,看沈炼抽烟。沈炼抽烟的动作特别漂亮,燃烧的烟头在沈炼指尖像跳动的红色精灵,随着沈炼的手指在黑暗中跳着艳丽而晦暗的舞步,沈炼掸落一地烟灰。

丁修伸手,弯曲的指节摸索着拂过沈炼的面颊,沿着温暖的颈线往下探索,指尖滑过凸起的锁骨,解开第一颗扣子。

沈炼伸手抓住丁修的手,捏在手里。

丁修不解,看着沈炼。

沈炼凑过来,丁修感到沈炼温热的唇瓣亲吻着自己前额,他伸手抓紧了沈炼的腰。

沈炼的气息很轻,似有似无在丁修耳边低语,他一低头,丁修就尝到了酒精的味道。

脱衣服。沈炼说。


评论(11)
热度(36)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