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三行道7(AU)

-

三行道 1 这多不好意思 BY 五十弦

三行道 1.21 一曲成名 BY Fitzk

三行道 1.5 必修课 BY 花月

三行道 会弹吉他是吗 BY 五十弦

三行道 3 我想换寝室 BY 尽西风 

三行道 4 雷鬼但丁 BY尽西风

三行道 5 名词与动词 BY Fitzk

三行道 6 普通话与规范字 BY Fitzk

三行道 7 正确恋爱的方式 BY 尽西风

三行道 20 残暑 BY五十弦

 

三行道7:正确恋爱的方式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怎么追他?

这是赵靖忠人生中第一次遇上无解的问题,这个问题见鬼地比薛定谔方程式难多了。

四小姐说,请吃饭啊,这么简单的事情不会做?

于是赵靖忠提着胆子去约沈炼吃饭,结果当然是没答应。

我约了好多次,真的约不到。赵靖忠说,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吧唧,看得四小姐想动手揍人。

上次中午赵靖忠在寝室里等沈炼,谁知沈炼一直不回来,张英给他买了吃的,结果被丁修差点儿连人都扔了出去。

赵靖忠跟丁修两人大眼瞪小眼,来回瞪得火花四射,差点烧着寝室的天花板。

丁修说,不服?来打啊。

赵靖忠默默咽下一口唾沫,我是文明人,不跟蝼蚁一般见识。

见他不说话,丁修又说,我跟沈炼打架是我和他的事,你凑什么热闹?

赵靖忠抬起眼看丁修,丁修黑白分明的眼睛珠子正盯着他,脸上写着我什么都知道。赵靖忠心里咯噔一下。

张英看气氛不对,又来打圆场,两位老爷中午没吃饭,肚子饿不饿的啦?我去给你们买啦?

赵靖忠一甩手出了门。

这件事赵靖忠憋在心底,四小姐不知道,沈炼也不知道。

四小姐揪着赵靖忠的耳朵说,告诉你个法子,再办砸了就别来见我。

赵靖忠连连点头,双手奉上加了双份奶油的拿铁。

 

几天前的赵靖忠还是个清爽艳丽没有烦恼的好少年,带着刚到手的肾6去上课。

这天风和日丽,宜戴墨镜宜摆酷,赵靖忠一甩抹着定型水的头发,迷倒少女无数——啊!赵公子!请和我交往吧!

高富帅有许多种,也分三六九等,像赵靖忠这样有钱有脸有地位,学校学生会长第一候选人,正在进修古文外语双学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极品全校找不出第二个。就这么一个浑身安着灯泡的人物,沈炼压根没看见,他急着去自习室,嗵的一声跟赵靖忠撞个正着。

赵靖忠被这个冒失鬼撞掉了几秒钟的优雅,调整一下表情准备问罪,蝼蚁,竟敢撞本大爷!

沈炼捡起撒了一地的书本,抬起头说,你的课本,抱歉。

盛气凌人的火山正准备爆发,赵靖忠愣住了。

赵靖忠张了张嘴,没吐出一个字节。

沈炼见他没反应,把课本往赵靖忠手里一塞,准备走人。

吧嗒一声,赵靖忠手里的肾6随着沈炼的脚步摔出了节奏,还在地上打了个后空翻,最后躺平在地上。

沈炼回头看了看,捡起手机。

赵靖忠还保持着刚才歪头的姿势站在一边。

沈炼又回到赵靖忠跟前,把手机放到他手里,哎,你的手机吧?屏裂了。

赵靖忠终于回过神,不不知是脖子拧酸了还是心疼肾6,一时没说话。

这家伙怎么跟他说话老没反应。沈炼怀疑对方脑子有毛病。

我现在有急事,有事的话打我电话,再见。沈炼扔给赵靖忠一个号码就走了。

赵靖忠捧着号码看了半天,忽然一拍脑袋,等等,我是不是见过他!?

可他怎么也想不起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但他有印象。

赵靖忠带着一脑子自问自答去了教室。

就这么稀里糊涂渡过了一上午,大家都端起饭盆往食堂冲刺,晚了梅干菜烧肉可就只剩梅干菜了,为了烧肉拼了!

赵靖忠捧着脑袋在食堂的教师区发呆,到底在哪里见过那个人,想了一早上还没想起来。

正想着,一抬眼赵靖忠的眼睛一亮。

远处有个大长个儿正端着两个饭盆找位置,旁边就跟着他回忆了一早上的人。

赵靖忠想都没想向他们招手,哎过来过来,这里有位置!

沈炼听见声音,也看见了赵靖忠。

卢剑星问沈炼,那是谁啊?

沈炼说,不认得,早上我赶着去自习室,不小心跟他撞了一下。

卢剑星说,哟,你没事吧?

沈炼说,我没事,他的手机好像摔坏了,屏幕裂了。

卢剑星说,是因为你撞他摔的?

沈炼说,不知道。

卢剑星说,既然人家招呼你,那可能是你摔的,过去跟人家说一下吧。

沈炼应了一声,心想,真倒霉。

赵靖忠看着沈炼走过来,心里乐开了花,真是想破脑袋无觅处,伊人近在眼前。

坐吧。赵靖忠起身拉开椅子,招呼沈炼就坐。

不用了。沈炼说。他看见桌子上放着的金色物件,皱了下眉,早上没注意,这是苹果6?

赵靖忠笑了下,嗯是的,昨天刚拿到的。

沈炼拿起来看了看,摔一下屏幕裂了,质量不怎么好啊。

呵呵……

赵靖忠不知该说啥,只好陪笑。

看来我要赔个肾了。沈炼忽然笑起来,眉眼嘴角一起弯起来,像溪水轻轻滑过山涧。

赵靖忠感觉自己的脑子像高压锅在往外蹦爆米花。

你叫什么?赵靖忠没头没脑忽然冒出一句。

啊?

沈炼正在想修手机需要花费多少钱,愣愣看着赵靖忠。

额我是说……

赵靖忠觉得自己傻极了。

我叫沈炼。沈炼说。

后来赵靖忠也没有让沈炼赔一颗肾。手机这种东西嘛,摔坏了再买一个就是了。赵靖忠说。

这儿地小,您在这里装款爷?丁修拨弄着雷鬼但丁,嗤之以鼻。

赵靖忠不理会丁修,心里乐滋滋盘算,沈炼跟他同寝室,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缘分呢。

 

赵靖忠与沈炼的第二次亲密接触就发生在第二天,天降幸福砸个满怀,摔得赵靖忠晕头转向。

过程是这么回事。

第二天赵靖忠下了课就匆匆往寝室赶,大半个学期过去了,头一次觉得寝室如此重要。

想着一会能见到沈炼,赵靖忠一张脸像浇了水的绣球花一般丰盈水润。

正蹬蹬蹬的上楼,忽然就被连人带另外一个人摔翻在地,赵靖忠的脑袋撞在地面上,砸得眼冒金星,眼前一黑。

身边的惊呼声此起彼伏,有人喊:快来帮忙!有人摔下来啦!

旁边有人试图拉赵靖忠站起来,赵靖忠睁开眼,才发现掉下来的人是沈炼。

沈炼窝在他的怀里,似乎也摔晕了,一动不动。

恍然之间赵靖忠觉得自己好像抱着一只巨大的猫。

只有短短几秒钟时间,旁边的喧杂声赵靖忠全然听不见,他的眼中只有沈炼。

沈炼垂在他胸前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沈炼贴着他胸膛的背很单薄,肩膀摸起来很消瘦,随着呼吸的频率一下一下颤动,沈炼硬朗的脖颈线条在他的手中一路延伸到腰间,赵靖忠下意识更加贴紧了沈炼的身体,将手扣在沈炼的腰间,掌心下的触感坚韧而温暖。

他看不见沈炼的表情,但应该也是闭着眼睛的吧。赵靖忠想。不知道闭着眼的沈炼是什么样儿的?

时间的罅隙里赵靖忠像个拿着放大镜的侦探,仔细扫描着沈炼与他接触的每一个地方,贪婪而愉悦,像只渴求着芬芳的蝴蝶,在沈炼不知道的空间里进行着秘密的自我解读。

很快赵靖忠就被人拉起来,沈炼的身体离开他的手时,赵靖忠忽然感到强烈的焦虑与不舍,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知道不想让沈炼离开。

简直就像再也看不见沈炼了似的。

赵靖忠愣了一下。

喂,你没事吧?

赵靖忠抬起头,看见丁修正看着他。

丁修的手正拉着沈炼的手,沈炼已经站起来,也回过头看着他。

沈炼没想到垫背的倒霉鬼是赵靖忠,他也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啊。沈炼说,转过有点僵硬的身体,向赵靖忠伸出手。

后来赵靖忠从张英那里听说了沈炼跟丁修打架的始末,小胖子添油加醋说得白沫子横飞,就差手里多出一块竹节板子。

赵靖忠不知道该感谢丁修还是应该揍他一顿,他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日子继续春光明媚的过,飞来横祸并没有拉近沈炼与赵靖忠的距离,赵靖忠约的吃饭沈炼一次也没答应过,但沈炼并不排斥赵靖忠去自习室找他。

自从知道赵靖忠正在偷偷摸摸搞暗恋,四小姐痛打赵靖忠,不争气的东西!我们魏家从来都是光明正大!

赵靖忠低着头,别啊魏姐,感情这事情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四小姐说。

心里不一样。赵靖忠说。

呵呵,还文艺上了,真是国文系的。四小姐冷笑。

那你有什么好方法?赵靖忠问。

我再给你个主意,办不成你就别回来了。四小姐说。

赵靖忠只身搬进寝室,剩下最后一个床位靠门,张英晓得赵靖忠心思,自动把自己的床位打扫了让给了赵靖忠,他的床位对面是沈炼。

晚上没人的时候赵靖忠悄悄的写诗。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贱妾茕茕守空房。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写完了折起来塞在床底下,这么耻的东西当然不能让别人看见。

赵靖忠在中午等了沈炼几次,沈炼都不回来,于是赵靖忠动起了另外一种脑子。

喂张英,你帮我把沈炼弄回来,以后吃香喝辣少不了你,学校里的事我包了,你要办的好,以后毕业的事我也包了。

赵靖忠拍了拍张英的肩膀,小胖子就连滚带爬出了门。

丁修躺在床上用胳膊枕着脑袋,冷笑,赵公子,你这招儿不管用的。

怎么?赵靖忠问。

你了解沈炼吗?用这种方法,不怕他反而讨厌你吗?丁修问。

赵靖忠语塞,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但是小胖子已经出去了,想反悔是来不及了。

赵靖忠想了想,跟着出了门。

丁修跳下床拿起电话,喂沈炼,快回来,我师弟又吐血了,我们带他去医务室。

 

后来这件事以赵靖忠没找到小胖子,小胖子没找到沈炼告终。

沈炼被丁修骗回了寝室,靳一川看见小胖子揍卢剑星,知道了全过程的沈炼气炸了肺,娘希匹,敢揍老子大哥,讨打!幸好赵靖忠回来得及时,拦住了沈炼,不然小胖子可能已经被大卸八块做成红烧蹄髈送给卢剑星赔罪。

从此沈炼回寝室,多了一项喜欢做的事情:擦刀子。

每次沈炼一擦刀子,张英就出门,有次赵靖忠回来晚了,听见睡熟了的小胖子说梦话,沈大人,你想吓死我啊,有话好说,咱们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赵靖忠哭笑不得,这事儿他也有份,但是沈炼什么也没说。

万一真的像丁修说的那样,沈炼讨厌他了吗?赵靖忠不敢想。

第二天赵靖忠继续约沈炼吃饭。

沈炼,你看今天中午有没有时间?赵靖忠说。上次的事情很抱歉,我……

好啊,去哪里?

头一次得到沈炼的肯定,赵靖忠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看着沈炼。

上次大哥带我去了一家包子铺挺好吃的,辣酱很特别,去那里如何?沈炼说。

好,好。赵靖忠喜笑颜开。

 

又过去些日子,赵靖忠无悬念当选学生会主席,大部分时间都忙碌起来。

不知哪一天丁修的雷鬼但丁又回到了他的手中,有一次赵靖忠路过学校树林边,里面断断续续飘着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歌声:修炼爱情的心酸,学会放好以前的渴望~远距离的欣赏,近距离的迷惘,谁说太阳会找到月亮~别人有的爱,我们不可能模仿~修炼爱情的悲欢,我们这些努力不简单~为一张脸去养一生伤~别讲想念我,我会受不了这样~

赵靖忠莞尔,唱的这么难听的,也只有丁修了。

一曲唱完,忽然传来一阵轻柔的音乐声,像是有团棉花包裹着的温暖,轻松而愉悦,和之前不成气候的曲调天壤之别。

赵靖忠忍不住走近了些,树影枝繁叶茂,隐隐约约什么也看不清,赵靖忠站了一会儿,扭头走开了。

有时候有些事情,不知道就不探究。赵靖忠知道,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赌。

临近圣诞节的时候,赵靖忠为了组织学校的联谊大会几夜没合眼,早上回寝室的时候倒在门口。

等赵靖忠醒来,沈炼正坐在床边,低着头看他。

赵靖忠头一次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看沈炼,眉眼一如往常没什么起伏。

难道他不觉得担心吗。赵靖忠忽然觉得有点儿委屈。

沈炼伸手摸了摸赵靖忠的额头,还有点烧。

医生说你发烧了,不能再熬夜了,肾虚。沈炼说。

哦。赵靖忠点点头。

张英去买吃的了。沈炼说。刚才我喂你吃了药,你醒了,那我走了。

别走。赵靖忠一把拉住沈炼。再陪我会儿吧。赵靖忠说。

沈炼想了想又坐了下来,拿起雷鬼但丁,说,我给你弹个曲子吧。

指尖拨动吉他弦,赵靖忠听出来,是之前在树林里听到的曲子。

挺好听的。赵靖忠说。

赵靖忠抬起一只手遮住眼睛,说,灯太亮了,关上吧。

沈炼愣了一下,说,这里没开灯啊。

赵靖忠笑了笑,将我能亲你吗咽进了肚子里。

 

三行道赵靖忠part完。

感谢 @五十弦  @Kazuki花月  @Fitzk 开启三行道系列,爱你们!>3<


文中涉及音乐: 临时演员 - 黄渤 / 教你弹吉他 - 方炯嘉 / Around You - They-C / 修炼爱情 - 林俊杰 (歌词有删减)

文中涉及诗词:燕歌行·其一 - 曹丕 (诗词有删减)


评论(7)
热度(34)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