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三行道4(AU)


三行道4:雷鬼但丁


丁修有把电吉他,叫雷鬼但丁。
这玩意是祖传家宝,天晓得为什么没电的年代会有个电吉他当祖传家宝,反正不同意的都进了医院,砸人是雷鬼但丁的功能之一。
丁修十分乐意教沈炼使用雷鬼但丁,可是沈炼不愿学。
有一次丁修企图用音乐感染沈炼,边弹边唱:让我来教你弹吉他baby~教你弹吉他come on~AM-G-F-E-AM-G-F-E~这是基本的旋律吉他弹法很容易~~
还没等丁修唱完一段,雷鬼但丁就被沈炼扔出了宿舍窗外,砸得全身粉碎性骨折。
事后丁修抹着大葱熏出来的眼泪带雷鬼但丁送修,修理费简直可以再买两把新吉他,可丁修认准了雷鬼但丁,说没了它就没了人生意义,左臂右膀都没了以后自己的人生有了残缺,从此就是残疾人了……
沈炼受不了丁修的叨比叨,当时心一软同意了修理吉他,这笔高昂的修理费用摊到了款爷赵公子头上。
赵靖忠不知道他出的这笔钱是为了修理丁修的杀人凶器,还乐滋滋以为沈炼真拿着他的银子去捐助了学校的音乐器材室,等他知道真相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雷鬼但丁骨折的当天寝室里发生了一场飞沙走石日月无光的……打架,沈炼踹了丁修一脚,寝室的门就裂成了几瓣儿,丁修咕噜噜滚出寝室,吓得刚进门的小胖子张英抱头鼠窜,喊:国共开战啦!
给我闭嘴!丁修爬起来,站在寝室外,中间一撮油光水滑的背头像泡散了的方便面,胸口正中央的位置被盖了个脚印,形象有点儿狼狈。
沈炼站在寝室里,漠然看着外面的丁修,一双漂亮的眼睛像七彩的万花筒,折射着各种角度的嘲讽神色,看得丁修一股火起,感觉自己就像脱光了的裸女站在沈炼跟前,还被歧视胸小。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头可断发型不可乱,丁修摸摸散了架的发型,说:沈炼,看来我们得好好谈谈了。
沈炼向来话少,这一次居然破天荒开口回答: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高冷男神开金口是好事啊,可惜丁修当时没注意到,等他回过神来,已经跟沈炼打得昏天黑地,从寝室门前打到了楼梯间,打得难舍难分。
两边寝室的人纷纷出来看热闹:哟这你来我往的,来真的啊,跟功夫熊猫似的,美国大片儿啊。
丁修从来不知道原来沈炼这么能打,一直以为沈炼就是个冷面文艺装逼男,原来动手能力一点不比他差,打了十几年的架,丁修头一次遇见拳脚占不到便宜的对手。
沮丧的丁修兴奋了。
沈炼又一次抬起腿,照着丁修的脑袋扫过来,丁修十分感动地挡下沈炼的侧扫腿,顺势抓住那条长腿往外一掀,沈炼略瘦削的身形在空中画出一个优美的半圆,栽了下去。
沈炼的背后是楼梯。
丁修傻眼了,他只是想跟沈炼谈谈人生,可没想沈炼受伤。丁修没多想,跟着跳了下去。
后来丁修回忆起当时那一幕,唱:You jump I jump, my heart will go on~
沈炼扔过来一本书砸在丁修脑袋上。


丁修第一次遇见沈炼是开学第一天,他拎着雷鬼但丁来寝室报道。
当年丁修也不知道怎么一哆嗦考上的大学,反正去寝室报道比去学校报道重要。
寝室已经被打扫过,干净敞亮,看起来有人先行入住,靠窗的一张床已经收拾好了。
丁修大摇大摆走进来,把雷鬼但丁往墙边一放,就大大咧咧躺到铺好的床上。
午后阳光正好,丁修刚躺下去就做起了美梦,在梦乡里用雷鬼但丁横扫游戏大BOSS,骑着白马追马子。
一觉醒来,丁修睁开眼,床边站着个人,背光里丁修只看清他的剪影,外形很标致。
你是谁?丁修问。
标致的影子没说话。
那你叫什么?丁修又问。
沈炼。
沈莉安?怎么像个女孩子的名字。
你睡了我的床。
哦……
丁修坐了起来,摸摸屁股下的床单,说:原来是你的床。
这时候丁修终于看清了沈炼的样子,大脑里有根弦被拨动了,当的响了一声。
沈炼拎起水壶准备出门,丁修跳下来,说:哎沈莉安,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沈炼回头看他一眼,说:我叫沈炼。
丁修说:哪个lian,恋爱的恋?修炼的炼?
沈炼说:修炼的炼。
丁修说:那你更加要跟我吃饭了,我叫丁修,修炼的修。
沈炼歪过头看丁修,似乎在打量他,说:不必了。
丁修说:我睡了你的床……
没等丁修继续胡扯,沈炼走得人影都不剩了。
丁修追了出去。
后来那天丁修还是约到了沈炼吃饭,是这个学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丁修追到半路,看见了靳一川。
靳一川正跟沈炼说话,一只手很自然的搭在沈炼的肩上,沈炼还拎着那个水壶。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他乡遇故知,情敌。
丁修凑过去,说:小师弟好久不见啊,你认识沈炼?晚上一起吃饭怎样?
靳一川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丁修,这家伙真的靠一把吉他考上了大学,靳一川揉了揉眼睛,没错是丁修。
于是靳一川卖了曾经的师兄一个情面,说:这是我以前学乐器的师兄,好巧没想到能同校啊哈哈哈,要不晚上就一起吃个饭呗,你看怎样炼哥?
沈炼又看了丁修一眼,这人还真是牛皮糖。好歹买了靳一川的面子:那好吧。
丁修追沈炼,首战告捷。


开学的当日又陆续搬进来两个舍友,一个是小胖子张英,一个是高富帅赵靖忠。
张英这么介绍自己:我叫张英,英雄的英,家里希望我成为英雄拯救世界,所以叫张英。
丁修打量一下张英,呵呵。
赵靖忠本来不屑于和蝼蚁说话,可他是个文明人,正准备自我介绍姓名,张英抢着说:这位是赵公子,大财主魏忠贤家的干儿子。
家丁A说:你才大财主,土鳖,魏总那叫财阀主。
家丁B说:你才干儿子,SB,赵公子是魏总名正言顺的义子。
该吐的槽都吐完了,赵靖忠只负责翻个白眼。
可我还是不知道你们家赵公子叫什么。丁修忽然说。
我叫赵靖忠。赵靖忠说。你叫什么?
丁修忽然起了兴致,说:本来我家希望我有个锦绣前程,叫丁绣,后来我觉得太娘们就改名叫丁修。
赵靖忠打量一下丁修的朋克装,轻蔑一笑:绣花的绣,好名字。
丁修嬉皮一笑:老子叫丁修,修理人的修。
小胖子连忙打圆场:哎那边那个,你还没自我介绍呢!
沈炼在看书,头也不抬:沈炼。
赵靖忠哼了一声,认识了将要同居四年的蝼蚁们,背着手踱出寝室。
赵靖忠与丁修的初次相识,失败。
赵靖忠与沈炼的初次相识,失败。
张英与赵靖忠的初次相识,失败。
张英与沈炼的初次相识,失败。
丁修与赵靖忠的初次相识,失败。
沈炼与赵靖忠的初次相识,失败。
四个互相认识失败的人将要渡过接下来的四年,小胖子忧心忡忡。


丁修爬在沈炼的床上睡觉,每次沈炼回来都要赶这个神烦,像只苍蝇赶都赶不走。
这时候赵靖忠已经从自己家大别墅彻底搬进了小宿舍,他的床和沈炼的床隔床相望。
太可惜了,早知道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应该定下床位。赵靖忠摇头叹息。
本来张英的床在沈炼对面,为了拍马屁小胖子让出了自己的床。
沈炼床的隔壁自然是丁修,第一天就约饭成功,这事儿丁修没少拿来取笑赵靖忠。
赵靖忠不屑地哼一声:一次而已,你倒得瑟上了。
丁修呲牙咧嘴一笑:不嘲你我的生命不完整。
扳着指头算下来,丁修成功一次,赵靖忠成功两次。
五十步跟一百步的区别,丁修嘲笑赵靖忠纯属个人兴趣。
后来丁修问沈炼为什么会答应赵靖忠?沈炼回答:我答应,是怕他们又找大哥的麻烦。
丁修乐得又多吃下一碗饭。
晚上沈炼回宿舍睡觉,睡到半夜忽然被热醒了,伸手一摸旁边还有个人,吓得沈炼一抽搐,丁修连忙伸手捂住沈炼的嘴。
哎,明天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啊?
给我滚!
沈炼把丁修踹下了床。
第二天丁修开始煮酱烧方便面,做完了逼着小胖子吃了下去。
第三天赵靖忠又来约吃饭,沈炼拒绝了。
第四天丁修又想摸上床,被沈炼踢了下去。
第五天忍无可忍的沈炼让赵靖忠买来锅碗瓢盆,开始自己做饭。
我哪儿都不去了,我自己做着吃。沈炼说。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都对吃饭这么执着?
隔壁的卢剑星过来帮忙,把沈炼赶到一边,洗菜切菜刷啦啦下锅,动作熟练一气呵成,最重要的是味道不错。
丁修背着楼管大爷弄进来十几瓶洋酒,靳一川领着严公子过来串门,一伙人围着报纸铺的碗吃得不亦乐乎。
酒过三巡,赵靖忠吃得好感动,差点儿也要认卢剑星做大哥,被丁修一筷子敲了回去。
赵靖忠这个不经洋场的公子哥儿,一瓶酒下肚就卧倒了,丁修正在跟沈炼划拳,石头剪刀布,老虎杠子虫,你输了你喝!
丁修把酒瓶子推到沈炼跟前。
沈炼的一双眼越喝越亮,丁修看得心里直发毛,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醉啊……
直到最后丁修也没能灌醉沈炼。
沈炼在心里冷笑,跟我比出老千。划拳划到后来丁修的手都不听使唤了,剪刀出成布,石头出成剪刀,倒被沈炼灌下一瓶酒,也壮烈牺牲。
小胖子把醉鬼们架上床,便借口买东西出门遛弯去了,靳一川有课先走了,卢剑星潦草收拾了碗筷也拖着严公子回去隔壁休息了,寝室里就剩下两个醉鬼和沈炼。
等到没人了沈炼才捂着肚子到卫生间里吐得翻江倒海,刚才他真被丁修灌惨了,从来没这样喝过酒。
吐完了沈炼扶着墙喘息,忽然旁边伸过来一杯热水,沈炼诧异地回头,正对上丁修笑意弯弯的眼睛。
我知道你快不行了,你这么撑,只好我先装醉咯。丁修说。
沈炼捧着杯子,半晌没说出一句话。
或许这个唱歌难听的家伙没那么讨厌。沈炼想。


沈炼向赵靖忠提出了一个建议,你不是在竞选学生会长吗?学校乐器室的乐器需要翻新,你如果资助了音乐班,对你的竞选很有帮助的。
赵靖忠连连点头,是的是的,说得有道理。
于是当场掏出手机转账给沈炼提供的账户里,一后面跟着好多个零,沈炼瞟一眼赵靖忠,忽然生出一点儿罪恶感。
那账户是丁修的。
沈炼实在架不住丁修整天在他床头哭天抢地,没有雷鬼但丁是多么让他心碎欲绝,小胖子给沈炼出了个馊主意,就是找赵靖忠借钱修理雷鬼但丁。
反正他对你挺有好感的,再说我也是音乐班的,那些乐器的确需要翻新,也算是做好事了嘛。丁修说。
如果你不愿意找他借,你自己给也行啊,现金还是肉偿?丁修又说。
滚!沈炼给了丁修一拳头。
丁修笑嘻嘻的避开,沈爷什么时候想卖屁股了可以来找我,随叫随到。
沈炼一头黑线,这家伙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没有更好的办法,事情还得办。
沈炼不是个很会撒谎的人,还是硬着头皮去跟赵靖忠说了,没想到办成这么顺利。
我欠你个人情。沈炼默默想。


雷鬼但丁回归以后丁修又开始生龙活虎,企图用音乐征服沈炼。
这一天他又开始弹吉他,边弹边唱:You come a long way and taking my life~Touch my soul when you look into my eye~Take anthor man then the time passed by~Maybe I can be the one around you ~Maybe time is right to get you~Hei yeah ~ Hei yeah~~
受不了丁修的鬼嚎,小胖子早已出门避难,赵靖忠已经当选学生会长,整天日理万机,只有苦逼的沈炼被丁修抓住当听众。
我弹得好听吗沈炼?丁修问。
继续弹,弹完了我保证打死你。沈炼双手的骨节捏得啪啪响。
看见高冷男神居然笑了,丁修弹得更欢快了。

@五十弦 梗来源。
三行道丁修part 大概完了。

评论(18)
热度(45)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