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增进感情的100种可能:幕三

~ “导演你听我说嘛,这场戏我觉得可以这样演……” ~

 

 方案三出演:卢大人沈大人柔软忠痞子修

>>ACTION!

 

酒桌之上赵靖忠一番话沈炼听得青筋暴起,旁边还有张英的挤眉弄眼,那一刻他恨不得抓住酒桌上所有的人暴打一顿解恨,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紧遍布青筋的拳头捏的咯咯响。

 

不知捱了多久,终于听得韩旷宣布:酒席散了。沈炼立刻站起来,却看见卢剑星被韩旷附耳几句,就随韩旷走向后院。

 

沈炼心知不妙,却无力阻拦,皱着眉停在原地。

 

赵靖忠走过来,眼神对上沈炼,慢悠悠说道:沈炼,这出戏好听吗?

 

沈炼心有不甘,却不敢得罪这东厂提督,他垂下眼帘,说:还不错。

 

赵靖忠哈哈一笑:就只是还不错?

 

沈炼垂着头,抱拳的手被紧紧捏着,他苦苦忍耐挥拳的冲动。

 

赵靖忠仿佛知道他心思,不急不缓说道:卢剑星买官的钱,他不知道哪来的,你知道吗?

 

沈炼猛然抬起头,眼里闪着精光,像一瞬闪逝的刀光。很快他又垂下头,回答:属下不知。

 

赵靖忠见沈炼这般反应,呵呵笑了一声,踱着步子走开了。

 

沈炼心里愈发感到不安,心里就像吊着柄刀,每过一分一秒,就削下他血肉一分,时间越是流逝就越发感到恐惧,他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恐慌,像四周暗下的灯火,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他。

 

他发现靳一川也不见了。

 

时间越来越晚,仍不见卢剑星出来,沈炼感到了绝望。他走出大厅,门外连掌灯的家丁都散去了,他急忙围着房子找了一圈,却没见到一个人影,沈炼顾不得更多,扯开嗓子喊道:大哥!一川!四下空寂,无人应答。

 

靳一川、韩旷和卢剑星消失了,就像从未到过这里一般。沈炼恨恨一拳砸在墙上。

 

忽然他像想起什么,转身便跑。黑暗中,沈炼踩着静寂向卢剑星家飞奔。

 

待沈炼赶到卢剑星家,屋子里却依然冷清,毫无人气。沈炼恨得直咬牙。他想起赵靖忠那些话,便觉得浑身不爽,可他不能闯到赵府上问个究竟,沈炼气得浑身直抖。

 

沈炼掌上灯,一人枯坐在屋子里,等待卢剑星与靳一川,可几个时辰过去,也不见有人回来。屋外传来打更人四更的声音,沈炼再也坐不住,提起刀走出院子。沈炼面如死灰,他就是将城里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两个兄弟,他要带他们走,他清楚这京城是再也呆不下去了。

 

未及沈炼的手碰到大门,门口嗵的一声巨响,沈炼急忙打开门,门外景象惊得他一时间失却了反应:卢剑星浑身是血倒在门外,不知是死是活。

 

沈炼疯了般奔过去,看着地上的卢剑星,再也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沈炼小心翼翼抱起卢剑星,他太害怕,手抖得仿若风中残叶,试了几次才确认了卢剑星的鼻息,卢剑星没死。终于沈炼再也忍不住,一头扑在卢剑星温热的颈间,悲伤呜咽之声让人闻之落泪。

 

可丁修却没那份同情心,迎头就是恶狠狠一刀,沈炼虽有察觉也不避闪,只是抱紧了怀里的人,硬生生用血肉挨了丁修这一刀,背上衣料被划开,登时多了一道狭长狰狞的血口。

 

沈炼回过头,正对上丁修居高临下的眼神:沈大人,你大哥可是我师弟拿命换回来的,这笔账你说怎么算?

 

丁修再次举起刀,沈炼放下卢剑星身体,他盯着丁修,褪去了悲痛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他抽出了刀:你说一川怎么了?你知道什么?

 

正在剑拔弩张的时刻,卢剑星睁开了眼,呻吟一声。沈炼立刻放下刀,过去扶起卢剑星。

 

沈炼,沈炼……卢剑星喘着气,用力狠狠抓住沈炼衣领:沈炼,你到底做了什么!咳咳……一川也出了事,我如此信你,你却这样害我!

 

沈炼低下头,眼眶又泛了红:大哥,我错了。

 

卢剑星的情绪激动,他瞪着沈炼,似乎要将他给看穿。他生气,气得语调也变得尖刻:沈炼!你究竟做了什么!如果一川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沈炼痛苦的闭上眼。但在坦白前他还有更在意的事。他说:大哥,这事的确与我有关,一切都是我的错。但是,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我看见你跟着韩大人走了,为何会去赵公公那里?

 

不等卢剑星反应,丁修忽然插话:本来我去找我那个没用的师弟打听下你的银子,谁知道还没等我问他就看到赵大人跟韩大人要你家大哥,他去追你大哥,所以我就跟过去了。

 

听见丁修的回答,沈炼的眼里迸发出吓人的光。他犹豫了下,开口道:大哥,我……卢剑星看着他,眼里复杂的神情让沈炼倍感煎熬。

 

他说:是我没有杀魏忠贤,魏忠贤没死。随后又转头对丁修说:我的银子是魏阉的,你还要吗?

 

闻言卢剑星自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丁修显然也没料到这种事,忽然听沈炼这么一问,满是无谓的脸像被冻住一般,竟也一时接不上话。

 

但沈炼已经有了打算。他问:一川被赵公公抓住了,但他没死对不对?

 

丁修说:他死活让我先带你大哥走,我就给你带过来了。你问他现在?我不知道。反正我师弟要是没了,我玩死你。

 

沈炼仿佛没听见,径自提刀就走。

 

一直沉默的卢剑星忽然说道:慢着。

 

沈炼转过身。

 

卢剑星说:我们一起去救一川。

 

>>CUT!

沈大人问:导演你看这样拍如何?

导演摸了摸下巴。

痞子修说:沈大人,这次家暴多有得罪?

沈大人说:滚。

 

..tbc

 

评论(20)
热度(14)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