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增进感情的100种可能:幕二

~ “导演你听我说嘛,这场戏我觉得可以这样演……” ~

 

 方案二出演:卢大人沈大人靳小川痞子修

>>ACTION!

 

丁修跟着戏班,摸进了韩府。刚才沈炼给他的一百两银票让人想入非非,这可是一大笔横财啊。韩府用膳期间靳一川看见了丁修,脸都白了,正中丁修下怀。

 

一曲毕,丁修把笛子一收,慢悠悠往后门晃去,靳一川立刻起身跟上去。沈炼看在眼里,刚想跟过去,肩头一沉,卢剑星的大手按在他肩上,一张黑脸直勾勾盯着他:等会来我家,我有事要问你。

 

沈炼心下如明镜,只是抿紧了嘴唇:好。

 

宴席散了,沈炼想去寻靳一川,却见卢剑星头也不抬往前走,只得跟上去。

 

到了家,卢剑星让沈炼进了门,便啪的一声放下木栓,关紧了大门。沈炼心里一惊,刚想开口,卢剑星刷的抽出配刀对准了他的眉心:沈炼,你我兄弟一场,为何这般害我!

 

卢剑星眼里几乎能滴出血,沈炼又心疼又苦闷,他看着卢剑星,纵有千言万语涌在心间,此刻却吐不出半个字,他越是急切的想说话却越是语塞,一双眸子闪动着水光只是看着卢剑星,似哀求又似落泪,看了叫人心碎。

 

卢剑星早已心疼得要死去,他的刀尖指着沈炼,仿佛刀锋所向不是对着多年的兄弟,而是自己的心脏,他现在真想让沈炼一刀杀死自己,才能停止这彻骨的疼痛。

 

沈炼暗自下了决心,开口道:大哥……却不防卢剑星猛然劈过来的刀,他急忙抵挡,刀刃与刀鞘激烈的碰撞,发出绝望的尖啸,沈炼只是抵挡,并不还手,卢剑星的攻势越来越猛,沈炼被逼慢慢后退,一脚踩空跌倒在地。沈炼急得大叫:大哥!

 

卢剑星却仿佛也下了决心,一刀迎面劈来竟似想要沈炼性命,刀锋戾戾生风,沈炼倒在地上避让不开,只得举起刀鞘硬生生接下,这一刀用力之大,震得沈炼虎口生疼,心里越发愁苦,他也发现卢剑星竟真想要了他性命,这让他既惊讶又感凄凉。 

沈炼哑着嗓子道:大哥,大哥……

 

卢剑星怒吼:不要叫我大哥!你不配!

 

闻言沈炼愣住了。这一句话承载了多少感情与怨恨的宣泄,是比刀锋更加冰冷的锥子,笔直刺进了他的心脏,在他心上捅出一个洞,鲜血横流。沈炼放下了手中的抵抗,精神几近崩溃。

 

卢剑星却没注意到沈炼的变化,举起刀便向着沈炼脖颈砍下去,劲道凶猛似乎取命的阎王,眼看沈炼就要命丧刀口,却是不闻不动,伏身状若已死,卢剑星心里滴血,最终宽厚的刀身叮一声插入沈炼身边地板。

 

啊———!!!卢剑星发出受伤野兽的嘶吼,声嘶力竭似原野中哀伤的恸哭,他一掌挥向沈炼,带着劲风结结实实打在沈炼面上,发出嗵一声巨响,沈炼竟被他打飞了出去,整个人扑到了散乱的桌椅之中,再无声息。

 

屋外,靳一川使劲拍打着门,他走到大门口便听见屋里有桌椅散落来回打斗之声,心知不妙赶紧奔向房门,却被一把木拴锁在门外,急得大呼:大哥!二哥!快住手啊!快开门啊!

 

屋里卢剑星听见急似雨点的敲门声,摇摇晃晃站起来,眼神恍惚仿佛刚醒来酒劲,他环顾四周,净是他刚才一通大闹留下的散乱,沈炼倒在一边,悄无声息,不知是死是活。他想过去扶起沈炼,门外靳一川的敲打声却是越来越急切,卢剑星只得先过去开了门。

 

靳一川奔进门,大叫一声:二哥!便扑到沈炼身边,伸手就去探鼻息,发现沈炼只是昏迷过去,立时放下心来,便扶着他的头轻轻抬起来。 

 

沈炼的头慢慢被转过来,靳一川惊叫:二哥!语声里满是惊恐,卢剑星回过神,起身过来一看,靳一川手中、沈炼的额角一片鲜红,那血正顺着沈炼瘦削的轮廓蜿蜒流淌,血红色的蛇咬伤了卢剑星的眼,他呆住了。

 

靳一川将沈炼的身体扶起,缓缓摇晃了一下,沈炼的面色苍白,眼仍闭着。靳一川急忙四下查看,却没找到可以用来包扎的东西,卢剑星从里屋找来一块方巾递过去,靳一川小心翼翼裹住沈炼额上伤口,过了一会总算止住了血。 

 

卢剑星看着沈炼痛苦沉静的脸,慢慢跪下来。二弟,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大哥对不住你。卢剑星伸手抚过沈炼的脸,心里揪心的疼痛。

 

靳一川抱着沈炼,不住皱眉。他知道沈炼有事相瞒,不然拿不出一百两的银票,刚才丁修特地去韩府纠缠也证明了他的一些想法,只是沈炼自己不说,谁也撬不开他的嘴。靳一川的思绪又打了几个转,他看一眼昏迷的沈炼,终于决定坦白:大哥,其实有一些事……

 

话头还没打开,靳一川的腕上忽然一紧。原来是沈炼醒了。

 

沈炼刚醒转,眼睛微微张开,又因为疼痛神色有些扭曲,皱着眉眯着眼,样子让人看了实在不忍。他在半清醒时便听到靳一川说话,他知道靳一川是打算坦白一切,急忙强迫自己从混沌中醒来,一把抓住靳一川手腕。

 

卢剑星见沈炼醒过来,慌忙侧过身去查看:沈炼,你……你还好吗?

 

沈炼只觉脑子晕晕乎乎的,卢剑星那一掌将他拍在了桌角,这一下撞得结实,竟直接将他给撞晕了过去。沈炼眼里的一切都模模糊糊,他看不清卢剑星,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靳一川见他嘴唇撕裂,便说道:大哥,你照顾下二哥,我去倒杯水。

 

卢剑星接过沈炼身体,抱在怀里。沈炼的眼神涣散,但还是努力着去看卢剑星:大哥……卢剑星伸出手指覆住他的嘴唇:别说话,我先扶你去休息。

 

沈炼的腿脚还没恢复利索,不得不被卢剑星搀扶着站起来。由不得沈炼抗拒,卢剑星将他一条手臂挂在自己肩上,拥着他的腰缓缓站起身。沈炼的头靠在卢剑星耳侧,断断续续呜咽着什么,卢剑星连忙附耳去听:大哥……我们,我们……还是兄弟吗?

 

卢剑星只觉得满心的后悔如山洪般席卷而来,他的眼眶湿润了,不觉掉出一滴泪来。

 

>>CUT!

沈大人问:导演你看这样拍如何?

导演摸了摸下巴。

卢大人说:二弟,你的腰挺软的。

沈大人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tbc

 

评论(11)
热度(18)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