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增进感情的100种可能:幕一

~ “导演你听我说嘛,这场戏我觉得可以这样演……” ~


方案一出演:卢大人沈大人靳小川

>>ACTION!


三人从韩府出来,卢剑星只管闷头往前走,沈炼心中清白,也只管跟着闷头赶路,靳一川虽然不明发生了什么,但是看两个哥哥这样心中也有了定数,也只是跟着一通快步赶路。


到了家门口,卢剑星一把推开门,进了里屋就取下佩刀甩到一边,气呼呼往凳子上一坐,瞪着地面不知在想什么。


沈炼跟进来,看一眼地上的佩刀,上前一步想与卢剑星对话,卢剑星刷的一下站起来,忽然甩手就是一耳光,打得沈炼眼冒金星,倒退几步,一下撞在跟随在后正准备进门的靳一川身上。


靳一川连忙扶稳了沈炼,他刚抬起头,就看见卢剑星奔过来,一把拎起沈炼的衣领,将他摔在墙上,左右开弓一阵拳打脚踢,吓得靳一川连忙上前阻止:快住手大哥!快住手啊!


卢剑星充耳不闻,下手越发使劲,沈炼的面颊已经有了红色的血瘀,可他硬是一声不吭,也不躲闪,任凭卢剑星狂风暴雨的拳头往自己身上招呼。沈炼死死锁着眉头,将脸歪到一边,他看见卢剑星的表情痛苦不堪,自己何尝不也是,只是不知是身体疼痛还是内心愁苦。


靳一川见拉扯不动卢剑星,急忙一闪身护住沈炼,卢剑星举起的拳头停在半空,愣愣看着靳一川将沈炼拉到一边。


沈炼被靳一川拉着,身体离开了墙的支撑,一下子站立不稳跪倒在地上,沈炼推开靳一川:让大哥打,我该打。说着试图站起来。靳一川急了,说:二哥你受伤了啊!


卢剑星回过神,放下了拳头,急忙蹲下身查看沈炼,一张脸青的青红的红,瘦削的颧骨上散布着些许血迹,一大块淤血肿块怵目惊心,卢剑星心里一抽,刚才自己竟下手这么重。


他伸手去抚沈炼脸侧的淤青,沈炼也不避开,任卢剑星触碰疼痛的地方,只是疼得直抽气。卢剑星又心疼又尴尬,他看着沈炼,呆呆地说不出话。沈炼看着卢剑星,两只眸子忽闪着水光,两只眼圈通红,一时哽咽没说出话,顿了顿,说:大哥,我对不起你。


卢剑星颓然低下头,叹了气,拍了拍沈炼肩膀:啥也别说了兄弟,是大哥对不起你。刚才下手太重,我……


沈炼截断卢剑星的话头,说:大哥,我……话说到一半被生生打断了,沈炼忽然俯下身子,用手捂住嘴,猛的咳嗽几声。靳一川眼尖,抢上来拉住沈炼要放下的手,他惊叫起来:二哥!


那手中心一片鲜红,像是多了瓣花。


靳一川急了:二哥你怎么啦!你有什么事就说啊,为什么要这样……沈炼不做声,随靳一川抓着手,低着头看着地面,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卢剑星也有些急了,伸手去拉沈炼:咱们有话好说,先站起来二弟,能站起来吗?


沈炼蓦地抬起头,神色复杂,两只眼像深不见底的死水:我没有杀魏忠贤,他没死。


闻言两个人都愣住了。


沈炼挣起身来,从贴身的衣襟里抽出剩下的银票:这些是他给我的钱。大哥,这就是我买官的钱。


卢剑星回过神来,拉着沈炼到凳子上坐下,说:这事要慢慢说。一川,去把门关上。


靳一川立刻走过去关上门。


>>CUT!

沈大人问:导演你看这样拍如何?

导演摸了摸下巴。

靳小川说:二哥,你的手腕咋那么细呢?

沈大人说:闭嘴。


..tbc


评论(21)
热度(20)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