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深海寻人】执子之手

正宗的水仙CP。还记得影片中那个神叨叨的Simon和最后反转的医生么?正经脸医生哥哥×神经质通灵弟弟,水仙一开花香自来。

全文软白甜(Simon性格有软萌化OOC,但是我很喜欢),阅读时请随时脑补Simon那口软软的湾湾腔。不要笑我很喜欢他的口音啊><


“我叫Simon,我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不,我并不认为我有精神病,但大家都说我有。如果你也这样问我,我只能告诉你我真的没病。如果你还是不相信,那就随你啦,反正哥哥他相信我是正常的。我哥哥是谁?他是医生啦,很厉害的喔。”


“今天我出门,又看到它们跟着我,它想跟我一起喝冷饮,它向我伸出手,我猜它一定是渴了才会这么粗暴向我要喝的,可我看不见它的表情,它没脸哎,就像珠珠一样。你问珠珠是谁?珠珠是我的前女友啦,她出了车祸,半边脸都烧没了,满惨的。她经常来找我,可是那场车祸跟我没关系啊,我也帮不了她,脸烧成那样真的没办法再变好啊。”


“奇怪哦,为什么它们也会想喝饮料呢?它们会渴吗?你说什么,你也不知道?不知道就对啦,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啊。我觉得它们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是因为这里有能量在吸引它们,就像珠珠一直来找我一样,我想大概是我还在想她吧。说起来,已经有段时间没看见珠珠了,见不到又有点想她,见到她又害怕,哎人真是的。”


“可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的啊,因为你也是从那个世界来的,不是吗?”


Simon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手里握着的纸杯被捏得有些变形了,盯着眼前的空地自言自语,“啊饮料要洒了,谢谢你告诉我啊。”


捏坏的纸杯里流出一些橙色的果汁,滴滴答答落在牛仔裤上,Simon手忙脚乱在口袋里翻找出纸巾,动作僵硬地清理裤子上的水渍。


此刻他正坐在疗养院花园的长椅上,四周树影婆娑,花香正浓,彩色的小花星星点点洒在草坪间,是个风和日丽的午后。如果旁边没有坐着一个只有他能看到的“人”,Simon会非常享受这个温暖的午后,他可以喝着喜欢的橙子汁,继续他的阅读。


可是它们又来了啊。他无奈的耸了下肩。


Simon已经记不起自己是从何时起会看见这些常人见不到的东西,他只知道它们经常跟着他,喝水,吃饭,就连在厕所也能偶尔看见他们穿过门的脑袋向他露出八颗牙齿,Simon为此十分苦恼。


有一次他坐在喷泉边看书,忽然一头栽进了水里,等他挣扎着爬起来抹掉脸上的水,才看清他刚才坐着的地方有个脑袋缺了一半,笑容丑恶的小孩。他吓得大叫起来,扑腾出一地水花,惹得前来救助他的人一脸嫌恶。Simon试图向赶来的警察说明他看到的东西,大家都摇着头走开了,围观的婆婆甚至建议他:“年轻人,你是不是压力太大,要去看精神科啦。”


这样的事发生了不少,Simon的生活被看不见的东西搅得一团糟,最后他终于成功患上神经衰弱,开始畏惧白光与杂音,终日闭门不出。父母打来电话要求他回家,跟他们去医院,Simon放下电话就拔了电话线,卷起行李拖着一箱子书去了哥哥工作的地方。


Simon喜欢跟哥哥呆在一起,说来也怪,每当他和哥哥在一起时,那些他不想看看见的东西就不见了,他可以尽情地阅读他喜欢的书。但是哥哥需要工作,总有些时候不在他身边,Simon就带着一本书去到哥哥工作的疗养院,他喜欢疗养院楼下的花园,常常坐在那里等待哥哥下班。


太阳西沉了,宁静的花园像是进入了冬眠,安静得可怕。今天哥哥迟迟没有下来找他,Simon瑟缩了下肩膀,他合上书,准备上楼找哥哥。他走到楼梯口,四周一个人也没有,他又看了看楼上,楼上没有开灯,黑洞洞的。迟疑了下,Simon攀着扶手走上去。


它跟过来了。Simon感到自己的腿在打颤,但他仍然往上走,每踏出一步都要消耗他十二分的力气,扶着楼梯把手的手掌沁出了汗,每走一步,他的脸就更白一分。


最终Simon走上了楼,暗色的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人走动,也没有人声。


“哥哥……”Simon试着呼唤了一声,“这里有人吗?”


吧嗒。背后响起一声,他紧张的回过头,除了黑暗他什么也没看到。Simon睁大的眼瞳收缩了一下,刚才跟在他身后一起上楼的“人”不见了。


那“人”在Simon身后。它向Simon伸出了手。


扑通通通,Simon的身体在楼梯上翻滚,他的脑袋被柱子撞得眼前发黑,痛得他忘记了一切,他的眼镜摔飞出去,衣衫不整,狼狈不堪。


Simon滚下楼,摔得眼冒金星。他挣扎着想爬起来,眼前影影幢幢走来一个模模糊糊“人”的影子,他刚想张嘴叫喊,忽的失去了知觉。


**


“Simon!Simon,安静一点,别怕。有我在。”


浅蓝色的病房里,一个闭着眼的男人正躺在床上挣扎,两只手臂像发狂的章鱼那般张牙舞爪,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一样狂乱挥舞着。张医生抓住Simon的手,放到自己胸口前,Simon似乎感受到隔着衬衫传来的温度,逐渐安静下来。


张医生摸了摸床上人的脸,他知道Simon又做噩梦了。Simon缓缓睁开眼,眼角还带着水痕,双眼湿漉漉的,像只受惊的鹿。张医生附身摸了摸Simon的前额,烧已经退了,他露出了微笑。“嗨Simon,想吃什么?隔壁新开了家茶餐厅,据说那里的橘子水都是现榨的,很好喝。”


Simon看见张医生,阴暗的眼神被点亮了,眼睛里跳动着生机的火焰,他抓住张医生的双手,紧紧攥在手里,像个害怕失去手中糖果的小孩。“这是哪里啊?”Simon打量了一下房间,“这里是病房?我怎么了?”


张医生笑了笑,说:“你病了,发烧,我把你送了急诊。”


“噢……”Simon点点头,又说道:“噢,对了,我记得爸妈又说要我回家,我不想回去啊。”


“别担心,不想回去我会跟爸妈说的,你就住我家没关系的。”张医生柔柔地笑着,捏了捏Simon的耳朵,Simon咧开一个笑容。


如果Simon照一照镜子就会发现此刻自己的脸有多可怕,深陷发黑的眼圈,很久没打理过的胡渣,形销骨立的两颊,以及萎顿的精神,他看起来就像一堆刚被发掘的废墟。


张医生找来一把梳子,给Simon理了理头发,又用热毛巾帮他擦了擦脸,等胡子也收拾干净,Simon看起来清爽不少。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张医生牵着Simon的手,走出房间。


**


张医生坐在床边,正在翻阅Simon的精神诊断报告,回头看一眼病床上的Simon,他睡得正沉,呼吸平稳厚重,看起来像是过度疲累后首个深沉的睡眠。


他放下报告走到窗边,窗外晚秋的火烧云煞是好看,染得半边天像颜色艳丽的油画。自从父母离开后,他照顾Simon已经过去好几年,这些年在他的疏导下Simon的精神已经逐渐好起来,只是有时候仍然让他担心,这一次他被医院指派参加为期一周的海外学习,等他回家打开房门,就看见Simon倒在门口,吓得他立刻叫了救护车,送到医院检查后好在没什么大碍,他才放下心来。


张医生知道,Simon应该又看见了那些东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令他害怕到晕倒。父母离世前就劝过他利用职务便利送Simon入院,但他拒绝了。虽然所有人都认为Simon是个精神病患者,但张医生心里清楚,那只是因为Simon确实看的见那些东西。父母永远不知道,他选择做心理医生,就是为了能照顾Simon。


等他醒来以后问问吧。张医生想着。背后传来轻微的响动,熟睡的Simon翻了个身,弓着身子缩在床的一边。张医生走过去握住他的手。


在梦中,哥哥温暖的手掌摩挲着Simon的脸,他开心的笑起来。


------------

后记:结果我把最初产生动力写这篇文的梗给忘了。。orz  嘛下次再写一篇吧。


评论(8)
热度(19)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