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再会。
fill the bucket with bucky

【绣春刀】夜(片段)

一时起兴的小片段,有关睡不着的二哥的脑洞。(难怪二哥总去暖香阁打地铺,因为失眠啊,笑)

等等我忽然发现,这时候应该先补衣服而不是上药啊!……

回头补个二哥补衣服版,不然白戴个顶针箍。

-----------

这次任务并不难,是去拘捕一个官职并不太大的罪臣,卢剑星只是带着小队前去敲了敲门,便完成了任务。 


回来的路上却遭了点儿麻烦,不知哪儿窜出的流氓刺伤了卢剑星,沈炼瞬时弹了出去,追上那贼寇便揍得满面鲜血,连走路都困难,最后只得差人拖回公堂再审。 

沈炼心里清楚,那人是冲自己来的,只是卢剑星反应迅速,替他挡下了那一招。沈炼轻轻抚过卢剑星臂上的伤,愣愣地看着那道撕开了肌理的血痕,一声不吭。卢剑星回头看了沈炼一眼,便忍不住笑起来:“怎么了,沈炼?小伤,没事儿。” 

沈炼应了一声,他抬起眼,细长的眼角给台上烛火照得水亮,他说道:“大哥,我给你上药。” 

卢剑星的上衣早被沈炼脱下一边,露出一半结实的臂膀,一道细长的伤口趴在正中,停止流动的血已经结成暗色的痂,像条蜿蜒的红蛇。这伤确实细微,甚至比不上平日练武的伤,可沈炼止不住的愧疚,这伤,是大哥替他受的。 

卢剑星笑道:“这种小伤还需要上药?” 

沈炼也不做声,抹了些药膏粘在手指上,细心往伤口上均匀抹开,又打着圈稍稍做了下按摩,才收了手。 

卢剑星捡起半拉衣服穿好,起身拾起桌下放的一坛酒,拍开了,说道:“来沈炼,喝酒。” 

沈炼笑起来,眸子亮晶晶的,像是窗外天边的弯月。他拎起酒坛挨个倒了一碗,笑道:“来大哥,干了。” 

是夜,沈炼已经微醺。卢剑星将沈炼按在炕上,不准他起身。说道:“夜里风大,你出去别着了凉,就住我这儿吧。” 

沈炼的眼睛蒙上了层酒气,他歪过头看了看坐在炕上的卢剑星,又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嘻嘻笑道:“好,听大哥的。” 

这夜沈炼就睡在卢剑星家。 

卢剑星往炕边挪了挪,让沈炼睡到靠墙的窗边,他怕喝醉的人摔下去。沈炼解开外衣,给卢剑星扶着,缓缓躺下去,一会便没了声息。卢剑星收拾了屋子,也和衣睡了。 

半夜,窗外月色渐浓,黑色的天上一轮白花花的月亮,照着安静的屋子,沈炼睁开了眼。 

沈炼的酒早醒了。其实他本就未喝醉,又哪来的醒酒?只是在卢剑星挽留他的那一刻,他忽然不愿再回到自己那个空旷的家,每夜看着空旷的屋梁入睡,他觉得失落。有时睡不着他会去周妙彤的暖香阁磨时间,女孩子的屋子总是香气环绕,屋子也布置得暖意温馨,就像那暖香阁的名字,让人流连忘返,可在那里沈炼也睡不着,他时常逗留不到一个时辰就自行离开了,周妙彤看着他仿佛看着怪物,可他不在意,他找不到能让他安心睡去的地方。 

沈炼睁着眼,黑暗里扑闪着亮光,像只猫。他侧过头,旁边就是卢剑星厚实的背,卢剑星的呼吸均匀绵长,睡得正熟。沈炼就这么看了一会,忍不住爬起来,伸过头去看卢剑星的睡脸——他自己不曾熟睡过,他想知道熟睡会是个什么样子? 

卢剑星侧身和衣而卧,闭着眼,黑暗里看不清他的面上,却让人感觉到安详,沉静得像一潭冬眠的湖水。沈炼伸手去探卢剑星的鼻息,呼吸安定而均匀,似乎在做一个平静的梦。 

沈炼蓦地收回手。他瞪起眼,望着漆黑的房梁好一会儿,忽的咧开嘴笑了,在这里他能睡着。 

沈炼闭上眼,安心地躺了回去,又睡着了。


评论(11)
热度(32)

© 西风 | Powered by LOFTER